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综]非本丸内本丸 > 250.穿越之二百五十
    茶会的事情结束后, 织田家的家臣们自然也得知了“形容高贵”“举止优雅”的绝世美青年实际上是又一名南蛮忍者——介于茶会还没过去多久, 当时前来的宾客也不全是织田家的人,知道了这种内情的家臣们只能默默帮助家督将三日月宗近的身份暂且瞒住。当时离三日月宗近最近、看到了异常(眸色)的千利休也因为留在了织田家、继续担任茶头而保持了沉默。

    虽然三郎再也没有去他那里学习过茶道就是了。

    不管是还在丹波的明智光秀,还是在岐阜的织田家臣们, 都以为至少这一年的剩下两个月能够平安过去,不会再出什么大的波折。此时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冷, 不是适合发动战争的时间, 而且之前的几次战斗造成的余波也仍未散去,不管是为了观望还是有其他的想法, 其他势力都不会这么快再去挑战织田家的权威, 至少这一段时间内,织田家再度陷入了平和之中。

    而茶会过去后, 又即将迎来新年。待在岐阜的三郎除了偶尔不顾身份的去爬爬树、只带几个人就骑马出门与归蝶“约会”以外,也不会再有更多的动作了……

    想象,就是这么美好。

    出于这种美好的想象,以及这一年的织田确实在不断征战, 也到了应当松弛一会的时候,在三郎再度上洛的时候,织田家的家臣们完全没有提起警惕来。

    大约是在来自岐阜的、写明了茶会事件的信寄到明智光秀的手里时, 三郎就再度开始了上洛。等明智光秀急忙派去打探情况的人赶到岐阜的十一月四日,三郎已经身在京都、并且被朝廷授予了新的官职了。

    ……这一次没有明智光秀代为上朝, 不管是朝廷上的人还是织田家的家臣, 都十分绝望呢。

    细数起来, 织田家知道明智光秀和三郎相貌一样的人并不少, 光是刀剑男士就已经有二十多位了。除了他们以外,在明智光秀成为三郎家臣前就与之相识的细川藤孝、靠着自身敏锐发觉了明智光秀相貌异常的竹中半兵卫,也都是早早知道这件事、并且一直谨慎的当成秘密隐瞒下来。

    缺乏了这至关重要的一项认知,从未怀疑过以往前去朝廷是礼仪完美无缺、冷静自持的“织田信长”会不会掉了个人,一直误认为是明智光秀在上朝前对三郎的教导起了作用——如果不是被宗三左文字意外撞破,刀剑男士也完全没有想到“换人”这种可能——因此,在再度面临必须上朝的困境时,织田家的家臣们毫无戒心的放任三郎前去了。

    至于三郎……因为上次上洛时朝廷对于他的态度实在是好得吓人,平常他也没有在乎过礼仪,更不知道上朝的礼仪与平常他与家臣见面、和将军见面时要保持的礼貌有什么差别,也就这么淡定的……真的去了。

    这一次的朝廷,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尾张的乡下人”。

    上朝的过程实在太过惨烈,以至于在好不容易回来后,跟随是三郎一并上朝的侍从们还两眼发直,一副受到了十足惊吓的模样。行走坐卧对于朝廷中人都显得过于粗鲁,与正亲町天皇的交谈也显得十分没有礼貌的三郎,除了因为侍从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断过的提醒与警告而感到厌烦、发自内心的觉得下次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明智光秀来应付比较好以外,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表现有什么问题。

    ……既然边上有人都在不停的提醒了,为什么还能保持这种认知啊!?

    根本没有想过之前上朝的“织田信长”和三郎不是同一个人的这种可能,不管是朝廷还是织田家的家臣,都只能将三郎在上朝时与以往迥异的表现归结为这一年内的连战连捷导致的狂妄心理。

    织田家已经越发强盛了。

    在武田也兵败、实力大减的情况下,天下间还能与织田家抗衡的势力已经寥寥无几。如果是有父辈的基础、再加上自身的才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也只是能让人夸赞的程度。像是三郎这样原先地位低微、背景孱弱的人,在短短几十年内就达到了如此地步,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具有才能”四字能解释了——这说是让人骇然的“天命”也不为过!

    时间越是流逝,织田信长那种仿佛被上天偏爱的运势也就越明显。在自己的“灾厄之年”肆无忌惮地开始了屠杀,最终却没能在越前遭到像样的抵抗。光凭这种顺遂的经历与实打实的在不断增加的实力,即使是在天皇的面前狂妄,织田信长也已经有了这种资本吧?

    不管事实的真相到底怎样,总之这些人坚定的就是这种想法了。

    上次上洛的时候,明智光秀还可以劝告三郎不要接受官职——然后三郎回头就给明智光秀要了个官,顺便还给他改了个姓——现在再次上洛,即使三郎对朝廷的态度(在他们看来)颇为轻慢,这些官员的作为仍然如同明智光秀当时推断的一样,不仅没有表露出对三郎的不满,还给予了三郎比上次来时还要更高的、让人难以想象的官职。

    十一月四日,三郎就任权大纳言。十一月七日,三郎兼任右近卫大将。

    在足利义昭未被赶出京都的时候,身为征夷大将军的他也曾得到过权大纳言的官位。大纳言是正三位的官职,权大纳言则是代行大纳言的职权——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朝廷给予三郎权大纳言的官职,都没有半点负面的意思。而因为之前的足利义昭也在这个官位上,给予三郎同样的官职,也隐约透露着对三郎“夺取天下”这一野心的支持。

    在给予了权大纳言后,还嫌不够的给予了从三位的右近卫大将,这已经不仅仅是对于三郎的友好与拉拢,说是畏惧与谨慎也不为过。

    正三位与从三位,无论是哪一个放在出身低微的织田信长身上,都是让人惊叹的殊荣。但在三郎拥有的强权与武力之下,他与朝廷的主从关系早已颠倒过来,这种殊荣也只能算是情理之中。如果是明智光秀前去上朝的话,以他冷静的作态,大概还能为朝廷与织田家添上一层彼此依靠的遮羞布——但这一次前去的是三郎。在他对于那些公家而言粗鲁无礼的举动下,仍然能得到这种让人屏息的高位,只能说明一点——

    朝廷已是依附织田而生的了。

    这完全不让人感到意外。从早几年前,朝廷的消费就全是织田家供给,在数次的交战下,织田家也出色的扛过了压力,变得越发强盛。如果说“天命”选中了织田信长成为终结这个乱世的人,那么早已失去实质意义、只能在乱世作为象征物的朝廷又怎么可能还有选择的权利呢?

    也只有织田家的家臣还会为三郎的上朝礼仪苦恼了。

    得到了官职后,对日本官职也同样不太在乎——或者说完全不懂权大纳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只草率地记住了自己升职成了正三位,三郎就丝毫不出人意料地迅速返回了岐阜。

    刚一回到岐阜,他就收到了武田胜赖可能借着岩村城入侵美浓的消息……啊这同样是不需要操心的了。

    武田胜赖在长筱之战元气大伤,在武田军的威信也一落千丈。去年武田胜赖攻入东美浓并拿下明智城时,三郎一直按兵不动,并不是慑于武田军的战力,而是因为那时候越前内乱,越前一揆主要敌视的对象仍是织田家,因此对武田胜赖采取了放任的手法,只从暂时的盟友上杉谦信处下手,来解除当时武田胜赖带来的危机。

    但是现在,越前已经彻底平定,相邻的加贺也暂时没有余力再来针对织田家。武田当时在美浓占去的城池就如被海水包围的孤岛一样,随时能被水流淹没。

    根本没花费多少工夫,连半个月不到,在武田信玄时期落入武田手中的城池就重新被夺了回来,连同武田又一名猛将、当时放于城中的守将秋山信友也一并被织田军抓获,并在之后被处死。

    ……这就算完了吗?才没有!

    直到将城池夺回,离过年还有一个月的时候,三郎才给了他的家臣们一个让人防不胜防的、已经态度笃定不容反驳的命令。

    “我要把家督位置传给信忠。”

    家臣:“……”

    真不愧是织田信长呢,连把家督之位传给嫡长子都如此痛快——才怪啦!!

    虽然在这个时代,父亲提早将家督位置传给子嗣的不在少数,但是这情况显然和织田家面临的不一样。就好比浅井长政十六岁继任家督,纯粹是因为父亲浅井久政面对六角时态度懦弱、屡战屡败。

    三郎当然没有浅井久政当时表现出来的那样无能——何止是不无能,就他目前取得的成就来看,已经是能耐到过了头了。

    家督是一个家族的领袖,指引整个家族前进方向的人。虽然三郎时常会有让家臣们弄不明白的举动出现,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执着地往“争霸天下”的目标前进,才能将织田的势力扩展到如今的地步。不管三郎本人到底有没有这个意识,身为家督的职责他已经做到了。

    并且做得太好了。

    织田信忠从名义上看,是三郎的嫡长子,比起其他兄弟来说更有继任家督的资格,并且他本人也品行优良、才能出众,即使是现在也能称得上是一名出色的武将——但是对比起他完全没有父亲自觉的父亲三郎来说,他目前取得的成就根本不足以支撑他现在就取代父亲的地位,继任成为家督。

    他的影响力,比起三郎的影响力来说,要差的太远了。

    三郎想要继续征服天下的话,即使是卸任家督,也不可能就此退居幕后,将自己的愿望托付给织田信忠——先别说三郎对“织田信长”的轨迹有种奇妙的执着,被明智光秀托付了这个身份后,根本不可能将他认为自己应当做到的事情甩到别人头上,光就是织田家的诸多家臣,就有大多数是被三郎人格魅力吸引而来。换成织田信忠的话,他们绝无可能像听从三郎那样彻底地执行信忠下达的命令。

    而一旦三郎想要继续自己向天下进取的脚步的话,不是家督的他仍然在执行家督的职责,织田信忠也就犹如身处他阴影下的傀儡一样,只有家督的名义而已。

    ……所以说好好地为什么突然就不想当家督了啊!!

    武田信玄直到死的时候才将家督的位置交给孙子信胜,上杉谦信也直到现在仍然处在上杉家家督的位置上,就不能和他们学学吗!!

    虽然三郎偶尔会叹息自己已经老了,但他实际上才只有四十二岁啊!还是能作为武将四处征战的、男人的黄金年龄啊!

    完全不能理解三郎为什么会突然在这个时候想要交出家督之位,织田家的家臣面面相觑,再度明白了他们的思考回路与三郎完全不一样的事实。

    “我冒昧来问您。”

    离新年只有一月,岐阜还没有汇聚诸多家臣,因此丹羽长秀还算轻易地找到了与三郎单独见面的时机。他神情严肃地跪坐在三郎面前,说话时带着一种不急不缓、无欲无求的气势。

    “您为何会有让信忠殿下继任家督的想法?”

    “刚好现在有时间——而且小光也说了,将继承人快点定下。”三郎浑不在意地说道,“夺取天下这件事,我已经在做了。不过拿到手了结果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也不太好,而且大家每次我要上前线都会拦着我……这么一来信忠很棒啊!已经到了能结婚的年龄了!把织田家交给他,大家也会放心的吧。”

    ……从三郎这种完全没把织田信忠当成自己儿子的惊奇口气,丹羽长秀就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了。

    但他仍是将明智光秀的名字先记在了心里,才继续开口道:“要让信忠殿下继位的话,您要做什么,您对此真的有所了解吗?”

    “——你说的没错。”

    似乎是被丹羽长秀的话点醒了,三郎慎重地点了点头。

    “要把家督的位置交给信忠的话……那就要搬出来住了!”

    丹羽长秀:“……???”

    “信忠既然成了一家之主,怎么想我和归蝶都不应该再和他一起住了嘛。”三郎仍然是以一种惊奇的、好像才知道自己有了个已经长大的儿子的口气说道,“那么接下来也要找新的住址才可以。”

    他认真地拍了拍丹羽长秀的肩膀。

    “交给你啦,丹羽!帮我在安土建一座城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