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我踏九霄来 > 281.布阵与围剿
    坤城外确实是守备森严。

    叶凌和项辰州远远一看,便见到所有入城的鬼修都要脱帽检查, 然后把手放在一块拳头大小的玉石上, 玉石若是显示黑光的话,才会被准许入城。

    “那玉石, 是在测试体内的死气?”叶凌问道。

    鬼族和妖族、魂族、人族不同,它并不是天生就存在的种族,所以无法从血脉上来区分, 最好的办法就是测试体内的死气。

    活着的种族,即便是修炼死之大道,死气也不可能有一个鬼族那么纯正浓厚。

    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 不然鬼族也不会如此的防备, 在外城就设下关卡, 皆是因为曾经就有其他种族的修士瞒天过海,让鬼族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叶凌看向项辰州:“你有把握吗?”

    项辰州道:“如果是数百年前, 我有把握能带你进去,可惜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我也不知道我的法子还管不管用。”

    叶凌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你是说,你有把握能进去?”

    项辰州点点头,他之前只给叶凌一人准备了丹药, 是因为他有信心能够通过鬼族的关卡。

    叶凌道:“你能进去就好, 不用管我, 我有办法进去, 走吧。”

    终于到了城门处, 叶凌前面的鬼修虽然不耐烦,还是脱下了兜帽。

    “到你了。”守门的鬼修看向叶凌。

    叶凌身上的黑雾仍然在翻滚着,浓郁的死气几乎让人望而却步。

    “掀下兜帽来。”

    叶凌一把扯下了兜帽,露出了一张苍白的脸来。

    她并没有做什么伪装,她不会易容之术,若是胡乱的易容,反而容易露馅。

    鬼修扫过叶凌的脸时目光停顿了片刻,他平时都在城门处守着,很少见到长得这么标志的。

    叶凌皱眉瞪了那鬼修一眼,他才迅速的低下头。

    不等那守门的鬼修说话,叶凌就把手放在了玉石上。

    玉石上传来的探究之意似乎在叶凌体内搜寻着死气,叶凌小指微动,那本来毫无反应的玉石就顿时被黑暗笼罩。

    而在她旁边,项辰州也顺利的通过了关卡。

    他们离开之后,叶凌身后的鬼族却是惊讶地看着手中的玉石。

    “这怎么还是黑的?”他问道。

    那守门的鬼修疑惑地转过头,却已经不见了叶凌的身影,他心头一跳,却又觉得自己多想了。

    “恐怕是你之前那人修为颇深吧。”他道。

    果然,过了一会儿,那玉石就恢复了原样。

    进了外城之后,根本不用叶凌他们出去打探消息,源源不断的情报就从众人的交谈中传来。

    “不知道第一批前往寰宇的鬼修们怎么样了。”

    “听说寰宇的修士不堪一击,想必我们已经占领了不少地方。”

    “再过几年我们就能回去了,真是爽快!”

    看来鬼族的不少修士都知道寰宇和青霄即将连接的事情。

    叶凌和项辰州没待多久,就听说了不少坤家少爷坤玉的事。

    他还是人族之时资质就不佳,后来他爹转修了鬼道,一飞冲天,这才让他也跟着修了鬼道。

    可惜的是,即便是鬼道也无法让他的修为有所进益,这才转修了采补之术,听说到现在,已经有上千个人族死在他手里了。

    项辰州见叶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拦住她道:“别冲动。”

    坤家的人就住在内城,想要进去的话并不容易。

    叶凌道:“这个坤玉要去参加十多日后君江盛会,除了他之外,还有聂家的人。”

    君江是一处地名,在青霄的中部,离坤城大约有五日的脚程。

    鬼族的惯例便是每五十年就有一次盛会,供各族交流比试之用,每次都有天骄在盛会上脱颖而出,坤玉打的就是借此扬名的主意。

    当然,除了比试之外,盛会也是各宗各族炫耀实力的时候,不少人会拿出珍宝来,甚至还有鬼修会炫耀自己手上其他种族的奴隶。

    “聂家应该不会把外公带到那里去。”叶凌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聂家。

    项辰州却道:“聂家不是那么容易去的,就算我们到了聂家的地盘,凭我们两个人,想要进去聂家也是千难万难,更别说你想要救的人,肯定是被关在聂家人都难进的地方。”

    叶凌从进入鬼族之后就一心想着王辰远的事情,这会儿也冷静了下来:“你说的没错,必须得从长计议才行。”

    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这次来君江盛会的,应该都是聂家的重要人物吧。”叶凌道。

    项辰州说出了几个名字:“有他们的长老还有天骄,都是地位非凡之人。”

    叶凌笑道:“那就好,不怕他们厉害,就怕他们不来,我们先去君江。”

    五日之后,叶凌和项辰州终于赶到了君江。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盆地地形,盛会就在其中最大的盆地里。

    “选在这样的地方,也不怕被一锅端了。”叶凌虽然这么说,可是脸上却露出了笑容来。

    项辰州道:“君江对于鬼族来说有特别的意义,传说现在的鬼族大帝,当年就是在这里顿悟突破的,所以他们才会把盛会的地点选在这里,何况鬼族也不会认为有人敢在这里对他们动手。”

    叶凌道:“是啊,其他人是不敢的。”

    她看向遥远的天际:“也只有这样的盛会,才能让各族各宗的掌道和天骄前来。”

    尽管离盛会还有十日,但是这里已经很热闹了,甚至到处都是鬼修。

    叶凌他们只能算是散修,没有宗门没有家族,在没有暴露修为的情况下,便被赶到了最远的地方。

    叶凌也不介意,她寻了一处没有人的小盆地,让项辰州在外面守着,也不知道在里面忙什么。

    终于到了盛会的前一天,该到的人都到了,一整天,空中的流光就没有消失过。

    项辰州冷笑道:“真是热闹。”

    他似乎对鬼族怀着极深的恨意。

    叶凌做好了最后的准备工作,问项辰州道:“你究竟想要来鬼族做什么?”

    项辰州回过头去:“我没想到你到了现在才问我这个问题。”

    叶凌道:“这本来是你的事情,你也可以不告诉我。”

    项辰州道:“我来是来找一个鬼修报仇的。”

    “什么修为?打得过吗?”叶凌问道。

    项辰州突然一笑:“你不问我我要找的鬼修是谁?”

    叶凌擦拭着手中的相思剑:“只要你帮了我的忙,我就会帮你,不管是谁,只要我能帮得上忙,就一定帮你取了那鬼族的命。”

    项辰州的笑容里多了一丝真心:“那我得好好帮你了。”

    第二日一大早,喧哗声就吵醒了叶凌,她坐了起来,透过帐篷看着天空中闪过的晶莹流光。

    “已经开始了啊。”叶凌抬起手,遮住阳光,“看来今天的天气不错。”

    她站起身,最后检查了一遍盆地里的布置,然后便朝着人潮汹涌处挤去。

    一个硕大的擂台上,两个鬼修正在争斗。

    其中一个正是坤玉,因为坤家的人就坐在擂台之后,叶凌还注意到了几个脸色苍白的炉鼎。

    她开始寻找聂家,聂家实在太好找了,座次比坤家要高的多,而最显眼的就是其中的一老一小。

    老的那个看不清脸,全身都被笼罩在黑雾之中,叶凌一眼望过去,就觉得眼睛一痛。

    小的那个看年岁大约二十多,长相和聂陇有几分相似,尽管皮肤有些苍白,但也是面如冠玉,不损英气,眉目间有几分飞扬,似乎是对这次的盛会极为期待。

    项辰州至今不知道叶凌要做什么,他只是依言站到了人群之中。

    没过多久,等烈日渐大之时,突然一道光芒从西边大约万米的地方冲天而起。

    叶凌勾唇一笑,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项辰州。

    项辰州立刻知机,小声地喃喃道:“这种气息,莫不是有什么宝贝出世?!”

    不等其他人说话,他直接就冲了出去。

    他这一动,旁边的鬼修们也迅速反应了过来,不管是不是宝贝,既然有东西出世,动静还那么大,那么必然是要去看一看的。

    聂家的公子也是站起了身来,问一旁的长老道:“长老您说这是不是有诈?”

    怎么想也太过巧合了。

    在座的都不是蠢货,即便已经跟过去的,也是留了心眼的。

    聂家的长老放出了神识,眼神一闪:“确实像是宝贝,你跟着去看看吧。”

    各家的长老们都没有动,都是让小辈们前去查看。

    一是因为他们不认为会有人敢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作妖,二则是他们都对自己的修为很有信心。

    有信心才是好事,在看到聂家公子和坤玉都起身离开之后,叶凌笑着跟了上去。

    万米之外,无人的一个盆地里,一朵漆黑的兰花正在半空中盛开着。

    只见它身上的黑色有深有浅,呈渐变之色,仿佛有墨迹在上面流动,日光底下一看,更是美不胜收。

    当然,让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的却不是它的美貌,而是它的名字。

    就连聂离也是忍不住失了态:“那难道是墨兰?!”

    墨兰这两个字一出,便有人按耐不住,冲向了兰花。

    下一刻,其他人也紧跟而上,在第一个鬼修要摘下墨兰之时,数道凌厉的攻击直冲那修士。

    轰隆一声,骨头破碎之声响起,那鬼修还没反应过来,右手的整条手骨就已经碎了。

    而坤玉也早就双眼发红的冲进了战圈。

    墨兰对于这里的人来说或许只是个稀奇的宝贝,但是对他来说却是救命的东西。

    墨兰,传说存在于九霄的一种极为罕见的灵植,有让人脱胎换骨之效,尤其是修炼死气的修士,当然,对于鬼族来说就更有奇效了。

    如果他能抢到这个东西……

    这一刻,不管是天骄还是凡士,都忍不住冲向了那一株墨兰。

    消息很快传到了数千米之外。

    聂家长老的声音终于有了起伏:“你确定是墨兰?”

    “属下确定。”

    如果是墨兰的话,那么确实值得走一趟了。

    聂长老站了起来,几步迈出,数个呼吸间就到了墨兰生长而出的那个盆地。

    他仔细的扫过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和他一样小心的人不少,待查验过后,他们才进入了盆地。

    不过须臾,众位大能们就见到了自己的子侄们。

    竟是一团乱哄哄的,刀光剑影,飞沙走石,却是丝毫没有影响到那株开的正好的墨兰。

    “就连墨兰上的结界都打不破。”聂长老面无表情道,“就这样,还想夺得珍宝?”

    “只是这结界,莫不是有人在这里种下的墨兰?”

    墨兰不会凭空出现,要么是有人早早的把它种在这里,要么就是有人把它放置在此处。

    更何况其上还有结界,不仅是聂长老,其他大能也一起看向四周。

    只有小辈争斗之声,却是没有其他的动静。

    最先忍不住的是坤家的城主,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墨兰对于坤玉来说太过重要,即便是有诈,他也认了。

    坤家的城主一出手,其他小辈们就不够看了。

    毕竟他们大多只是超脱的修为,而这些长老或者家主却是已经突破掌道了。

    聂长老见状眉头一皱,他可不想把这墨兰让给别人。

    十多位掌道一加入,整个战局就更混乱了。

    叶凌和其他一些鬼修一样,远远的看着,并没有上前。

    “这墨兰也不知道花落谁家。”

    “聂家,弘家,蒋家,敖家,这些都有可能。”

    终于,聂家长老和弘家长老同时把手伸向了墨兰。

    叶凌嘴角挂上笑意。

    下一瞬,当掌道的力量和墨兰的结界碰撞之时,突然数道金光同时直冲云霄。

    只见风云色变,无数的金锁破土而出,直接围住了整个盆地。

    金色的光芒在半空中交织着,像是倒扣而下的金钟,把所有人笼罩在了里面。

    掌道们脸色一变,也顾不得抢夺墨兰了,而是手中力量聚集,直朝周围的结界而去。

    而聂长老和弘长老则是齐齐一退,因为墨兰的结界一破,其上的水珠竟然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香味,不过刚刚吸入鼻尖,就有修为倒退之感。

    叶凌见状仍然没有动,就像是她身边每一个惊讶的旁观者一样。

    “竟然真的有人敢在君江的盛会捣乱!”

    “胆子太大了吧?!”

    “不是胆子大,而是太过可笑!不过一个结界而已,难道还能困的住这么多的大能和天骄,不过是痴人做梦而已!”

    “说得没错,我看这结界一破,那背后的修士肯定得遭殃,我猜这是其他异族策划的,毕竟他们贼心一直不死。”

    “或许这异族就伪装在我们其中。”

    “没错,这会儿大家还是不要妄动,等着其他大能前来。”

    可是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所期待的并没有发生,一刻钟过去了,不仅没有人打破结界,还不少天骄都倒在了地上。

    项辰州不由垂下了眼,遮住了双眸中的惊讶。

    他只知道叶凌一个人在这里捣鼓了数天,却不知道她究竟干了什么。

    现在看来,应该不是问她干了什么,而是要问她是怎么做到的才是!

    他不明白的是,叶凌怎么会有办法把这些人都困在结界里,毕竟这盆地里的,要么是各个家族宗门劳苦功高、位高权重的长老家主,要么就是代表了各族各宗未来的天之骄子。

    这些举足轻重的人物,修为自然也是不凡,普通的结界他们或许只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能打破。

    只是没想到结界还未破,所有人就已经歪歪扭扭了。

    叶凌吐出一口浊气。

    这得多谢了她从帝之海得到的东西。

    墨兰确实是墨兰,只是上面却藏了一滴断魂水。

    这水比墨兰还要难得,一旦挥发,即便是掌道修士都会中毒,更别说是超脱之修了。

    当然,这水也有局限,那便是挥发的很快,如果没有结界包围住其中的气味,很快就会散去。

    而且这毒对于掌道来说,即便什么都不做,最多也是两三日就能恢复。

    不过如果是超脱修士的话,不及时救治,那就一定会死。

    叶凌不是没有想过利用结界和断魂水去聂家救人,可是聂家守备森严,以她现在的能力,结界的直径只能维持在百米,而且布置起来颇费时间,根本没法在有效范围内设下结界。

    一旦打草惊蛇,反倒是不好解决了。

    所以她才会出此下策,以君江的盛会为契机,以墨兰做饵,再用结界暂时困住这些大能,最后利用断魂水让他们无法破坏结界,把这里的天骄和大能们一网打尽。

    接下来,便是一场硬仗了。

    君江的变故立刻传到了周围的城镇里,许多宗门都派了人来查看。

    只是每个宗门最多不过两个掌道而已,甚至大部分都只有一个掌道,所以这会儿能立刻赶过来的几乎都是超脱。

    他们到的时候,盆地里面就只有几个修为最高的掌道还能勉强的撑着。

    “怎么回事?”一位超脱脸色凝重的问道。

    “半个时辰前……”有人解释道。

    几个精通结界的鬼修上前查看后道:“这结界精妙,无法从外面打开,当然,里面的人或许也不行,不过布阵之人或许对这个阵法并不是很精通,所以最多七天,这个结界就会不攻而破。”

    说得没有错,以叶凌现在的实力,如果不是有上回的经验,或许这个结界连七天都撑不住。

    “结界的问题暂且不谈,里面的人怎么办?为什么全部都倒下了?”

    聂长老这时艰难的抬起头:“这墨兰上有毒。”

    这毒不仅让他们修为尽退,就连血脉也有被冻结之感。

    “中毒?!”

    这就麻烦了。

    再一看被困在结界里的天骄,果然,他们的脸色都开始泛起了青色。

    其中的一位聂家超脱见状环视四周,朗声道:“不知道阁下藏在哪里,可否出来一见?”

    没有人说话。

    那超脱又道:“阁下费尽心思,必有所图,何不出来相商,寻找解决之法?”

    这时一枚蛋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惊了众人一跳。

    “你要找我?”

    他的声音清脆,像是几岁的小孩儿,可是却没有人敢小瞧他,因为他身上隐约传来的吞噬之力太过惊人,周围的气息几乎以他为中心正在逐渐地被抽空。

    “是你做的?!”超脱之修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之后却变成了更深的警惕。

    这蛋显然不是幕后的人,很有可能,那个人现在就藏在他们之中。

    不同于其他鬼修所猜测的是异族人所为,聂家超脱第一时间考虑的却是鬼族。

    实在是内斗太过常见,也不得不妨。

    另一个弘家的鬼修伸手就朝半空中的蛋抓去,却是下一刻就发出一声惨叫,因为他的手竟然是硬生生的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给扯断了。

    蛋蛋冷哼了一声,很是不满道:“再敢来,下次就把你左手给扯了!”

    他其实也是虚张声势而已,他确实身具吞噬之力,但是以他目前还没孵化的状态来看,最多能和一个掌道僵持,再多一个,他就得变成别人手里的死蛋了。

    如若不然,叶凌早就带着他去闯聂家去了。

    可是他一手却是震住了那些心怀不轨之人。

    至少在其他掌道赶来之前,没有人会鲁莽的动手了。

    谁都不想断掉的胳膊是自己的。

    聂家超脱沉声道:“那你想要怎么样?”

    蛋蛋扬起了蛋壳:“我要你聂家的一个人,给了我,我就放了他们,若是不给的话,今日过后,里面的超脱必死,再过三日,死的就是掌道,你若是不信,大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