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佛系大佬的神奇动物们 > 第 2 章 002
    002:

    石壁缝中更加阴暗潮湿,滴滴答答往下滴水,为了不让自己的衣服被打湿,唐纪之往里钻了些,而就在他刚刚往里深入半米不到时,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从石面跳了下来。

    一股刺鼻的、难以形容的味道自身后传来,仿佛各种腐烂的东西聚在一起,瞬间掠夺石壁缝中咸湿的空气,令唐纪之不得不停下脚步,以手掩鼻。

    当然,令他停下脚步的不仅仅是刺鼻的味道,还有一抹异样的直觉告诉他,此刻,他应该停下脚步。

    他有些僵硬地转过身体,目光移动,看清跳下来的生物长什么模样。

    拥有比成年雄狮还要粗壮的身体,身体多处覆盖黑色的皮毛,然而四肢却是坚硬的鳞甲,硕大的头颅,光嘴就占了三分之二,利齿密布,血丝缠绕,在阳光下闪烁着冰寒森冷的光泽。

    它用一双暗红中夹带黑色的眼睛盯着石缝中的唐纪之,眼中是属于兽类的嗜杀和疯狂。

    砰!

    它冲过来,前爪狠狠朝石缝中抓来,却因太大伸不进来撞到石壁,发出的声音令石壁震动,落下不少细灰。

    见状,唐纪之松了口气,进不来就好。

    下一秒,噬齿兽张开嘴,咔擦咔擦,石壁缝顿时被它咬出一个缺缺。

    唐纪之:“……”

    他转身开始朝石缝里面跑,这会儿也顾不处渗下来的水会打湿衣服,按理说越往里跑应该越幽暗,然而唐纪之的视线却越发清晰,他短暂的往左右看了两眼,发现石壁上附着一丛又一丛的白色的细小须须,轻轻一折就会断。

    它们无风自动,身体发出荧白色的光芒,照亮了前方的路,而最初不过一人宽的缝隙,到里面越来越宽,已经可容两人并排。

    这可不妙。

    石壁一直传来咔擦咔擦的震动,还有噬啮兽爪子刨着地面发出的尖鸣——它不会放任到嘴的鸭子飞掉。

    一旦它钻进来,唐纪之看了眼自己的腿,他跑不过的。

    “啾——!”

    一声嘹亮的鸟鸣声穿透石壁传进唐纪之的耳朵,他停下脚步,竖耳细听,鸟鸣响过之后,是噬齿兽愤怒的吼声。

    通过外面惊天动地的声音,唐纪之推测来了另一只鸟类魔物,和噬齿兽打起来了。

    5 k5m     002:

    石壁缝中更加阴暗潮湿,滴滴答答往下滴水,为了不让自己的衣服被打湿,唐纪之往里钻了些,而就在他刚刚往里深入半米不到时,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从石面跳了下来。

    一股刺鼻的、难以形容的味道自身后传来,仿佛各种腐烂的东西聚在一起,瞬间掠夺石壁缝中咸湿的空气,令唐纪之不得不停下脚步,以手掩鼻。

    当然,令他停下脚步的不仅仅是刺鼻的味道,还有一抹异样的直觉告诉他,此刻,他应该停下脚步。

    他有些僵硬地转过身体,目光移动,看清跳下来的生物长什么模样。

    拥有比成年雄狮还要粗壮的身体,身体多处覆盖黑色的皮毛,然而四肢却是坚硬的鳞甲,硕大的头颅,光嘴就占了三分之二,利齿密布,血丝缠绕,在阳光下闪烁着冰寒森冷的光泽。

    它用一双暗红中夹带黑色的眼睛盯着石缝中的唐纪之,眼中是属于兽类的嗜杀和疯狂。

    砰!

    它冲过来,前爪狠狠朝石缝中抓来,却因太大伸不进来撞到石壁,发出的声音令石壁震动,落下不少细灰。

    见状,唐纪之松了口气,进不来就好。

    下一秒,噬齿兽张开嘴,咔擦咔擦,石壁缝顿时被它咬出一个缺缺。

    唐纪之:“……”

    他转身开始朝石缝里面跑,这会儿也顾不处渗下来的水会打湿衣服,按理说越往里跑应该越幽暗,然而唐纪之的视线却越发清晰,他短暂的往左右看了两眼,发现石壁上附着一丛又一丛的白色的细小须须,轻轻一折就会断。

    它们无风自动,身体发出荧白色的光芒,照亮了前方的路,而最初不过一人宽的缝隙,到里面越来越宽,已经可容两人并排。

    这可不妙。

    石壁一直传来咔擦咔擦的震动,还有噬啮兽爪子刨着地面发出的尖鸣——它不会放任到嘴的鸭子飞掉。

    一旦它钻进来,唐纪之看了眼自己的腿,他跑不过的。

    “啾——!”

    一声嘹亮的鸟鸣声穿透石壁传进唐纪之的耳朵,他停下脚步,竖耳细听,鸟鸣响过之后,是噬齿兽愤怒的吼声。

    通过外面惊天动地的声音,唐纪之推测来了另一只鸟类魔物,和噬齿兽打起来了。

    有强制关闭弹幕的按钮,便打开了。

    这条弹幕是红色的。

    系统提示:不能屏蔽会员弹幕。

    唐纪之:“……”

    再看观看人数,短时间内,居然有了一百多人。

    唐纪之百思不得其解,犹豫了下,点开弹幕。

    【这特么是我见过最不慌不忙的新人。】

    【他居然停下来了?!】

    【不怕死,鉴定完毕。】

    红色高亮: 【这个白条条好可爱,是什么东西?】

    弹幕安静下来,没人说话。

    【靠,会员了不起吗?】这条弹幕是唐纪之眼熟的ID【我真的是三皇子】发的。

    转瞬间此人也发出一条红色显眼的弹幕,意味着这个人在几秒钟内也开了会员:【这玩意儿可爱?你眼瞎?】

    不过几秒,两个会员通过弹幕吵起来,不一会儿,观看人数从一百多降到二十多。

    唐纪之:“……”

    最终,【我真的是三皇子】成功将另一位会员骂走,观看人数只剩下八个。

    唐纪之叹了口气,现在暂时安全,他本想通过弹幕看能不能获得一些关于游戏的情况,不料遇到这种情况,遂关掉页面。

    就在这时——

    一前一后响起两声痛苦的凄厉尖鸣,震得唐纪之忍不住抬手捂住着耳朵,连壁上的白须须都跟着不停抖动,直到声音消失,一切归于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唐纪之放下手,仔细聆听,片刻后脚步开始往外挪。

    他跑进来时没有算时间,但他估计跑了应该有几十米,快接近边缘时,外面的光线透进来,唐纪之闻到浓烈的属于噬齿兽的刺鼻味道,以及浓重的、呛人的血腥味。

    边缘的石壁已经啃坏一大片,地上是爪子刨出的深痕,昭示着噬齿兽那可怕的力量。

    唐纪之小心避开石壁上噬齿兽留下的粘液——太臭了。

    因为边缘被啃缺一大片,唐纪之很轻松地离开了石缝,他看到了两具尸体。

    一具是噬齿兽,它的左眼破开一个大洞,有一截红色的东西插在里面,暗红色的血汩汩流出,森寒的牙齿掉落了好几颗。

    再远一点是只鸟类怪物,它的身形只有噬齿兽的一半,每片羽毛上布满倒刺5 k5m 有强制关闭弹幕的按钮,便打开了。

    这条弹幕是红色的。

    系统提示:不能屏蔽会员弹幕。

    唐纪之:“……”

    再看观看人数,短时间内,居然有了一百多人。

    唐纪之百思不得其解,犹豫了下,点开弹幕。

    【这特么是我见过最不慌不忙的新人。】

    【他居然停下来了?!】

    【不怕死,鉴定完毕。】

    红色高亮: 【这个白条条好可爱,是什么东西?】

    弹幕安静下来,没人说话。

    【靠,会员了不起吗?】这条弹幕是唐纪之眼熟的ID【我真的是三皇子】发的。

    转瞬间此人也发出一条红色显眼的弹幕,意味着这个人在几秒钟内也开了会员:【这玩意儿可爱?你眼瞎?】

    不过几秒,两个会员通过弹幕吵起来,不一会儿,观看人数从一百多降到二十多。

    唐纪之:“……”

    最终,【我真的是三皇子】成功将另一位会员骂走,观看人数只剩下八个。

    唐纪之叹了口气,现在暂时安全,他本想通过弹幕看能不能获得一些关于游戏的情况,不料遇到这种情况,遂关掉页面。

    就在这时——

    一前一后响起两声痛苦的凄厉尖鸣,震得唐纪之忍不住抬手捂住着耳朵,连壁上的白须须都跟着不停抖动,直到声音消失,一切归于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唐纪之放下手,仔细聆听,片刻后脚步开始往外挪。

    他跑进来时没有算时间,但他估计跑了应该有几十米,快接近边缘时,外面的光线透进来,唐纪之闻到浓烈的属于噬齿兽的刺鼻味道,以及浓重的、呛人的血腥味。

    边缘的石壁已经啃坏一大片,地上是爪子刨出的深痕,昭示着噬齿兽那可怕的力量。

    唐纪之小心避开石壁上噬齿兽留下的粘液——太臭了。

    因为边缘被啃缺一大片,唐纪之很轻松地离开了石缝,他看到了两具尸体。

    一具是噬齿兽,它的左眼破开一个大洞,有一截红色的东西插在里面,暗红色的血汩汩流出,森寒的牙齿掉落了好几颗。

    再远一点是只鸟类怪物,它的身形只有噬齿兽的一半,每片羽毛上布满倒刺

    的人音令唐纪之蹙起眉头。

    作为一个经常宅在家里,常常半年才会接一单的画家,唐纪之虽然有不少朋友,但这些朋友都是主动找上他,而他本人其实并不喜欢和人打交道。

    要说是社恐,倒也谈不上。

    总之就是不喜欢和人交谈,尤其是陌生人。

    而在这个魔物荒岛上,出现的人类,又会是怎样的?

    唐纪之在和对方碰个面,还是返回石缝两

    个选项中犹豫。

    “果然是噬齿兽!”是个男声,带着震惊,“还有鹰鸟!”

    “都死了。”接着响起的声音也是男声,却刚才的要沉稳厚重不少。

    现在返回石缝显然来不及了,唐纪之想了想,主动往旁边挪了步。

    “谁?!”

    下一秒,一只利箭飞过来,千钧一发之际,唐纪之脚下一滑,一个踉跄躲过了这只箭。

    沙沙声响起。

    等唐纪之稳住身形抬起头时,眼前多了两个人,以及一支对着他脑袋的箭。

    两个人穿着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衣服,一大一小,大的三十岁左右,有着刚毅的五官,皮肤很黑,腰间挂着弹匣,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枪。

    小的是个十多岁的少年,手里拿着弓,警惕地看着唐纪之,刚才那一箭就是他射的。

    男人虽然没有举枪,但杀意凛然。

    “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少年冷声问,不过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紧张。

    对方有箭有枪,思考了下自己的处境,他很和气地说:“我叫唐纪之,你们好。”

    男人扫了他一眼,开口:“新人?”

    不等唐纪之说话,少年问:“哥,你怎么知道他是新人?”

    “衣服,皮肤。”男人回。

    “举起手。”男人走过来,他身材高大,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危险,尤其当他把手中的枪抬起来,枪口直指过来时。

    唐纪之思考过后,乖顺地举起手,男人示意少年,少年将弓挂在身后,去翻唐纪之的口袋。

    笔和画本翻了出来。

    “没了?”总共就两个口袋,少年翻完后,恶狠狠地吼。

    唐纪之诚实点头:“没了。”

    “没有吃的?!”少年跳脚,“你是新人,怎么可能没有吃的!”

    他气急败坏地把笔和画本扔到地上。

    唐纪之眉心动了下,画家最不喜欢笔和画本被随意丢掷。

    “小安,好了。”男人低喝一声,叫小安的少年委屈又不甘地闭嘴。

    确认唐纪之没有杀伤力后,男人收回枪,唐纪之弯腰捡起笔和画本,掸掉上面的泥,重新放入口袋。

    男人看了他一眼,目光微眯5 k5m 个选项中犹豫。

    “果然是噬齿兽!”是个男声,带着震惊,“还有鹰鸟!”

    “都死了。”接着响起的声音也是男声,却刚才的要沉稳厚重不少。

    现在返回石缝显然来不及了,唐纪之想了想,主动往旁边挪了步。

    “谁?!”

    下一秒,一只利箭飞过来,千钧一发之际,唐纪之脚下一滑,一个踉跄躲过了这只箭。

    沙沙声响起。

    等唐纪之稳住身形抬起头时,眼前多了两个人,以及一支对着他脑袋的箭。

    两个人穿着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衣服,一大一小,大的三十岁左右,有着刚毅的五官,皮肤很黑,腰间挂着弹匣,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枪。

    小的是个十多岁的少年,手里拿着弓,警惕地看着唐纪之,刚才那一箭就是他射的。

    男人虽然没有举枪,但杀意凛然。

    “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少年冷声问,不过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紧张。

    对方有箭有枪,思考了下自己的处境,他很和气地说:“我叫唐纪之,你们好。”

    男人扫了他一眼,开口:“新人?”

    不等唐纪之说话,少年问:“哥,你怎么知道他是新人?”

    “衣服,皮肤。”男人回。

    “举起手。”男人走过来,他身材高大,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危险,尤其当他把手中的枪抬起来,枪口直指过来时。

    唐纪之思考过后,乖顺地举起手,男人示意少年,少年将弓挂在身后,去翻唐纪之的口袋。

    笔和画本翻了出来。

    “没了?”总共就两个口袋,少年翻完后,恶狠狠地吼。

    唐纪之诚实点头:“没了。”

    “没有吃的?!”少年跳脚,“你是新人,怎么可能没有吃的!”

    他气急败坏地把笔和画本扔到地上。

    唐纪之眉心动了下,画家最不喜欢笔和画本被随意丢掷。

    “小安,好了。”男人低喝一声,叫小安的少年委屈又不甘地闭嘴。

    确认唐纪之没有杀伤力后,男人收回枪,唐纪之弯腰捡起笔和画本,掸掉上面的泥,重新放入口袋。

    男人看了他一眼,目光微眯

    很亲昵地避开了唐纪之。

    少年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哆嗦着说:“是、是魔藤。”

    男人亦是脸色一变,接着长臂一捞,将少年拦腰抱住,转身狂奔,速度很快,转瞬消失不见踪影。

    唐纪之:“?”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