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佛系大佬的神奇动物们 > 第8章 008
    008:

    这股突如其他来的异香将罗迭唤醒,他咳了几声,打断唐纪之的思绪。

    “罗迭。”连喊几声,罗迭猛地睁开眼睛,他的瞳孔发散,好一会儿才聚焦,哑声道,“唐纪之?”

    “是我。”唐纪之将手放在他的肩膀。

    “小安呢?”

    触及罗迭腥红的眼睛,唐纪之不忍说出事实,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醒来就在这里,是他救了我们。”他指向蓝瞳。

    罗迭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

    “谢谢。”他说,声音暗哑。

    蓝瞳没有说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波动。

    罗迭又咳了几声,他挣扎着起身,说:“我去找小安,他一个人不安全。”

    唐纪之没有阻拦他的动作,扶着他起来,然后默默看着他,说:“但是,天马上要黑了。”

    闻言,罗迭身形顿住,颓然后退两步,重新坐回地上,垂下了头。

    “小安和他父亲一起到这个岛上,我被他父亲救了,那个时候,他只有十二岁,被他父亲保护得很好。”

    “后来他父亲死了,临死前把小安托付给我,从那时起,他就是我亲弟弟。”

    说完这两句,罗迭似有哽咽,最终沉默下来。

    唐纪之张了张嘴,他不擅长安慰人,最后只得干巴巴地说了句:“他会没事的。”

    真相如何,大家都知道,只不过有时候自欺欺人,会好受一些。

    唐纪之五指紧紧攥住胸口的衣服,心脏传来不舒服的收缩,他向来不喜欢这种感觉。

    所以他喜欢画画,避免交朋友,只有这样,才能一个人安静的待着,不被其他情绪影响。

    如经,可以让他先天就不健康的心脏不因此受累。

    “那些是什么人?”过了会儿,唐纪之问,“他们脸上画的那些,不是随意画的吧。”

    “你没看错。”罗迭终于抬头,他的声音依旧暗哑,但情绪平复了许多,“他们是恶魔的人,这些人,已经不是人了。”

    恶魔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一个只为寻恶的组织。

    加入这个组织的人,完全没有人性。除了同组织的同伴,其他人在他们眼中是猎物和食物。

    大部分的人能守住人性的底线,吃岛上的酸果子、树根等,运气好会遇到没有感染的动物。

    那些守不住人性底线的人,为了吃的,什么都做得出。

    所以,恶魔组织诞生。

    他们以恶为荣。

    罗迭在解释完这些又咳了起来,唐纪之摸了摸他的额头:“你先休息,一切养好伤再说。”

    罗迭明白自己的情况,没有强撑,顺从的昏睡过去。

    唐纪之将他的身体摆放成一个舒适的位置,余光从旁边被蓝瞳撕碎的衣服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袋子。

    ——纳米袋。

    那几个人只夺走了罗迭的武器,这个破布袋子没看上,因此没有拿走,而他之前也没注意。

    唐纪之高兴地拉开袋子,从里面取出虎皮盖在罗迭身上,有了它们,晚上不用担心寒冷了。

    剩下的鳄皮给了自己,他拿着另一张稍小的虎皮,走到蓝瞳身前:“只有这个,你先暂时披上。”

    “不用。”蓝瞳说完,起身走到洞穴前方,背对唐纪之坐下,长发披散,垂落在地上,犹如一匹光滑漂亮的锦缎。

    唐纪之太阳穴一跳一跳,见蓝瞳并不是客气,是真的不需要,便把小虎皮一并盖在罗迭身上。

    裤子烤干了,他重新穿上,想起那块冰蓝色的薄片,唐纪之往火堆里看了眼,已经烧完,洞穴内的异香也渐渐消失。

    揉了揉太阳穴,余光撇到画本,他将画本翻了几页,确保它们烤干,以后还能画。

    慢慢的,唐纪之睡着了。

    梦里他回到原来的家,他的房子是自己全款买的,装修也是自己装的。因为他懒得和安装工人交谈,并且就算交谈,他们也装不成他想要的样子。

    因此,他自己一个人慢慢装,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他在厨房喝完那杯水,似乎又有了灵感,重新回到画室,比人还高的画布上是一条无与伦比的人鱼。

    它有着一头柔顺漂亮的长发,蓝色的鱼尾浸在海水之中,每一片鱼鳞都在发光,美得让人失神。

    除了眼睛。

    眼睛是空白的。

    只要画了眼睛,他的这幅画就完美完成,可以交给富商了。

    唐纪之拿起画笔朝画布靠近,眼前的画面突然晃动。

    眨了眨眼睛,想要稳住身形,可目之所及所有一切消失,紧接着白光闪现——

    他睁开了眼睛。

    眼前依旧是熟悉的洞穴。

    原来是梦。

    唐纪之坐起来,身体里那一股似有若无的寒意消失,头也不疼了,他知道自己又一次幸运地躲过感冒的侵蚀。

    罗迭还在昏睡中,唐纪之探了下他的额头,热度已经降下,只要醒过来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画本也干了。

    于他来说,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只是……

    洞内没有蓝瞳的身影。

    唐纪之没有想太多,当务之急,他需要去找食物和水。

    走出洞外,阳光刺得他眯起双眼,待适应之后重新睁开,然后他沉默了。

    前后左右均是无边无际的海,丛林在对面,一眼看去,就像一个美丽的森林世界。而他所在的地方,充其量是一个比较大一点的礁石。

    这块大的礁石经过漫长的时间,自发衍变出一个很深的洞穴。

    不过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和罗迭本应该在对面,蓝瞳是怎么将他们带到海中的礁石上的?

    他足足在周围看了好几分钟,没有看到船的影子,也没有看到蓝瞳。

    罗迭说过,海里没有可以食用的鱼,但有变异的鱼种,和岛上的魔物没有区别。

    以前有人想着既然是大海,总能通向陆地,于是制作船筏,想要离开。然而没飘多远,就被海中变异的鱼类吃了。

    岛会吃人,海一样吃人。

    自此,无人再敢打乘海离开的主意。

    海风吹拂,唐纪之额前的头发遮住了他茫然的眼睛,此时此刻,他该上哪去找果子和水?

    椰子与果子,都在海的对面。

    刚才生起的雄心壮志,顿时被眼前的现实打击成碎渣渣。

    他需要一点事情转移注意力,于是打开了直播面板,在线观看人数231,刷的弹幕和他一样懵逼:

    【这什么情况?】

    【新人昨儿不是还在对面吗?咋跑到海上去了?我漏看了?】

    【大美人救了新人?把他拐到海上的?】

    【不是说这个海会吃人吗?怎么上去的?】

    【??????我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了?】

    ……

    唐纪之忽然就平衡了——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懵逼。

    关掉面板,唐纪之犹豫了下,最终没有走下去,海面看起来风平浪静,谁又知道下面隐藏着什么呢,他不想刚走下去,就被突然冒出的一个头拖下去咔擦。

    只是,蓝瞳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会过海。

    他现在又在哪?会是在对面的岛上吗?

    想得头疼,最终,唐纪之返回洞内。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找不到食物,找不到水,甚至还困在这个礁石内,什么都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唐纪之又想睡觉——只有睡过去,才能忽略饥饿和失水带来的难受。

    罗迭醒了。

    “唐纪之。”

    唐纪之猛然惊醒:“你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好多了。”罗迭缓了下,声音依旧暗哑,“谢谢。”

    唐纪之目光在他干燥得起皮的嘴唇上掠过:“抱歉,暂时找不到水。”

    罗迭还不知道所处环境,他知道唐纪之没什么武力值,单独出去非常危险,挣扎着起身:“没事,等会儿我去找。”

    “那位救了我们……”他蹙眉,他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唐纪之斟酌着该用怎样的话来解释,但罗迭将他的迟疑解读成另外的意思,甚至还松了口气:“那是位强者,他能救我们,是我们的幸运。”

    这幸运是搭了唐纪之的。

    “以后有机会遇到,再报答吧。”他看了下自己的伤,经过一晚上的时间,白糊糊被伤口吸收完,形成一张薄薄的膜覆在伤口,呈保护状态。

    “这是……”

    唐经之解释:“蓝瞳找到一种魔物,脑子里的东西可以治伤。”

    “你看清长什么样了吗?”罗迭问。

    魔物脑内的东西能治伤,以后要是遇到这种魔物,可以猎杀当作伤药备用。

    唐纪之点头,过目不忘是他的优点之一。

    “那就好。”罗迭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食物,补充完体力后,我们再去找小安。”

    “怎么了?”注意到唐纪之的表情,罗迭皱眉。

    唐纪之干脆直接道:“……我们在海上。”

    等罗迭走出洞穴看清楚情况,明白了唐纪之那句“我们在海上”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望着对面的丛林沉默,唐纪之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听到他一下又快过一下的急促呼吸。

    最终归于平静。

    “我们必须过去。”罗迭沉声道,“这片礁石上没有食物和水,不过去,我们最多活三天。”

    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蓝瞳救了他们,却把他们扔到礁石上,相当于把他们从一个绝境扔到另一个绝境。

    图什么呢。

    唐纪之也愁呢:“怎么过去?”

    看到这片海,他头就疼,他以后大概都不会喜欢大海了。

    罗迭沉默了。

    “等一等,蓝瞳会出现的。”不知道为什么,唐纪之总觉得蓝瞳还会出现。

    罗迭看他。

    唐纪之笑笑:“他不至于花费精力救我们,找了伤药,又让我们在这里活活饿死。”

    罗迭没有反驳,因为找不到反驳的点。

    于是他们只能束手无策地回到洞内。

    一直到黑雾降临,蓝瞳也没有出现,树枝用完了,洞内漆黑一片,唐纪之和罗迭各披一张虎皮,两人都没有说话。

    罗迭伤势重,虽然伤口结痂,但长时间没有进食物和水,他的状态比唐纪之还差。

    “这样也好。”黑暗中,罗迭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我答应过小安的父亲,要一直护着他,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罗迭说完这句,思绪陷入黑暗之中。

    唐纪之紧了紧身上的虎皮,他躺在地上,眼前走马观灯似的闪过很多画面,最后停下来的是蓝瞳。

    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这么安静的时刻,适合画画,可惜太黑,他还没有练出盲画的技能,只能作罢。

    再次醒来时,洞内亮了,代表这是新的一天,唐纪之坐起来,感觉身体开始发软,提不起力量。

    罗迭没有醒,不过呼吸均匀,他放下心,裹着虎皮来到洞口,观看朝阳升起,手指在口袋里触到硬皮——是画本。

    新的一天,迎着朝阳,如此美感的画面,正是作画的好时机。

    翻开画本,第一页就是之前画的大汉堡,唐纪之摸了摸饥饿的肚子,想像大汉堡就在眼前,仿佛有了点饱意。

    自我安慰一翻后,他拿出笔,慢吞吞地打开笔帽,看着远处的海面,心想:画点什么呢。

    他脑子里其实是空白的,自己也不知道要画什么,画笔随意而动,等停下来后,发现自己画的是一只胖胖的大白兔。

    作者有话要说:  唐纪之:可爱的小兔兔才符合我的气质~

    后来:麻辣兔头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