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佛系大佬的神奇动物们 > 第56章 005
    005:

    童焕, 富二代, 爱好花钱,借父母的钱开了个俱乐部, 把父母给的本钱还了之后, 他就仗着自己俱乐部每天能进账不少,开始浪了。

    赵老板想约画家给他画一条美人鱼, 最后找到唐纪之,这条线还是童焕搭上的。

    俱乐部里出入各种有钱的老板, 这位赵老板是个大土豪,典型的可宰系列。但是这种人因为有钱,又会认死理儿, 认为老子有钱可以行走全世界, 所有人都要跪舔他。

    所以当唐纪之在电话里告诉童焕不画了后,他才会这么急着过来找唐纪之。

    一来这都过了一个多月,赵老板给钱给的痛快,等了这么久唐纪之说不画不画, 就算退双倍定金, 对这种不缺钱的人来说,那就是打他脸, 极容易引起对方恶意报复。

    二来他和唐纪之从小一起长大, 唐纪之从五岁开始学画, 到现在成为画界中著名天才画家, 怎么会连一条美人鱼都画不好?

    加上昨晚他给唐纪之打电话一直关机, 他担心唐纪之一个人在家, 是不是又出了什么问题。

    万一抑郁症复发了怎么办。

    这是他最担心的。

    当初唐父唐母的突然去世,身为死党的他怕唐纪之出什么问题,一直陪在他身边,几乎到寸步不离的地步。可唐纪之表现的毫无异状,和平时一样上课、学习、考试,只是话少了,比原来更安静。

    童焕变着法儿的逗他开心,担心他把情绪压在心里会憋坏,后来见唐纪之和原先差别不大,慢慢的也就放下心来。

    再然后高考。

    唐纪之从小学习就好,典型的学霸,童焕不成,学渣一个,不是学习那块料,唐纪之这个王者带他这个青铜,怎么也带不动。毫无疑问,两人大学考不到一所学校。

    童父童母和唐父唐母是好友,担心唐纪之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没人照顾 ,便让童焕选择和唐纪之同一个城市的大学。

    童焕心想,就算老爹老妈不说他也会这么做。

    所以童焕选择了一所与唐纪之相隔不太远的大学,童焕性格好,人缘也好,很容易与别人打成一片。

    一到大学,周围全都是来自各地的同龄人。而且大学嘛,恋爱自由,学校到处是漂亮姑娘,半大小子春心萌动,一边交新朋友,一边谈恋爱,冷不丁就把唐纪之抛到脑后。

    等后知后觉发现冷落了死党,童焕终于想起唐纪之,颠颠地跑到唐纪之学校准备送温暖,却被告知唐纪之没在学校,经常逃课。

    童焕傻眼,赶紧联系人,哪想电话压根打不通,差点报警,阴差阳错得知唐纪之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小公寓,当作自己的秘密基地练习画画。

    然后他去小公寓找唐纪之,无意间在茶几上发现一种药,上网一查,吓呆了。

    那居然是抗抑郁的药,唐纪之已经吃了一年。

    算一算唐父唐母去世的时间,刚好一年,也就是说那个时候唐纪之就有了抑郁症,偏偏谁也没有发现。

    从那以后,童焕就对唐纪之抱有一种愧疚心理,想着自己作为唐纪之最好的发小,居然没有发现他的病,一点都不关心他。

    童焕担心唐纪之知道他知道他的病,便努力表现出自己不知道的样子,开始硬拉着唐纪之多交朋友,后者也不拒绝。

    他偷偷去找过心理医生,询问唐纪之这种情况属于什么,心理医生说病人也想积极治疗之类的话,童焕就放心了。

    一年一年过去,唐纪之的病不知什么时候好了,童焕没见他再吃过药,放下心来。

    唯一的缺点是唐经之性子越来越慢,跟乌龟似的。

    更别说相亲交女朋友,渐渐的童焕也就放弃了,只要唐纪之自己喜欢这样的生活就行。

    ……

    此时此刻,待在车底,感觉到光线暗下来,耳朵听到车顶传来重物碾压时发出的吱嘎声,童焕死死闭着眼睛,脑海里快速滑过短暂的一生。

    他的父母,他的发小,他的美人,他的房子车子。

    滑完这些,最后想的是:妈的,老子刚花两百万买的新车,就被这恶心玩意儿给霍霍了。

    车身发出咔擦一声,车厅压弯,那玩意儿爬了上来。

    童焕从来不是个胆大的人,看个鬼片都要鬼哭狼嚎拉着别人一起看,现在牙根紧绷,想着自己要么是被车压死,要么被怪物一口吃了,他心里突然涌出一股“反正老子都要死了,死之前不如拼一把”的勇气。

    于是他一边抖手在车底摸啊摸,一边睁开眼睛看车顶那怪物,恶心的他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尤其那玩意儿层层叠叠的肉皮下,居然有一双黑红黑红挂在外面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时,他整个头皮不受控制地发麻。

    因为恐惧和惊骇,童焕的喉咙痒了起来,但他生怕自己一咳嗽,这玩意儿能立刻连车带人一起吞,只好拼命忍住,硬生生把一张娃娃脸瞥得通红,太阳穴、脖子处的青筋根根爆起。

    摸索间,他摸到一根棍子——高尔夫球杆,不知什么时候塞到车底下,他之前居然没有看到。

    危急关头,他僵硬的四肢回暖,重新有了力量,童焕立刻抽出球杆,打开车门锁,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他刚刚跑出去,哐当一声,车顶压平,大蚯蚓几乎三分之二的身体都趴在上面——再慢一秒,他就成肉饼了。

    “来啊,来吃老子啊!”童焕挥舞着手中球杆,狠狠瞪着大蚯蚓,“妈的你过来啊。”

    隔壁车里的车主瑟瑟发抖缩在座椅下,眼泪都流了出来,他刚才还和这哥们互换微信,用手机交流,转眼对方就要被怪物吃掉。

    那么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自己?

    童焕不是不想跑,而是除了把他车压扁的那条大蚯蚓外,左右两边又爬了三只过来。

    它们体型硕大,半米宽三米长,像行走的大肉球,速度不快不慢,把路堵了,他根本没办法跑。

    童焕想着和它们拼了的勇气在被四条大蚯蚓的包围下,愣是给吓散了。

    “妈的,有本事单挑啊,群殴算什么!”他握紧球杆,不再憋着,痛痛快快开骂,顺便缓解喉咙的痒意。

    反正快死了,憋屈干嘛。

    童焕拿出高中时期和外面混混干架的气势,将这几条大蚯蚓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虽然他不知道这些蚯蚓怎么算“祖宗”的。

    突然,靠拢的大蚯蚓们齐刷刷停下动作,仿佛被按了暂停键。

    咦?童焕手中的球杆定格在半空。

    难道他的叫骂被这几条恶心玩意儿听进去了?

    童焕心中一喜,没想到这些恶心玩意儿居然也有羞耻心,既然叫骂有用,那他不得多加把戏劲。

    “先生,可以请你暂时闭上嘴吗,你说出口的话,有些不堪入耳呢。”空灵悦耳的声音忽然响起,令紧绷的恐怖气氛莫名松驰下来,四条大蚯蚓移动身体,齐齐将“头”望向同一个方向。

    童焕也望了过去,然后,他的嘴巴因惊愕张开,紧握的五指无意识地卸下力度,球杆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砰响。

    前方几米远缓缓走来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孩,她赤着雪白的脚,乌黑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身前,发梢自然卷曲。随着她的走动,裙摆和发丝仿佛有生命般自然律动。

    扑通扑通。

    童焕的心脏疯狂跳动,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孩。他是富二代,自己做生意也算成功,花钱大方,身边从不缺美女。

    他以为平时遇到的那些女孩挺漂亮了,可和眼前这个相比,犹如云泥之别。

    “天使吗?”他呆滞地喃喃。

    恶心的怪物都出现了,出现传说中的天使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不是哦。”女孩红唇轻扬,绽放一抹美到极致的温柔笑意,“你可以叫我白雪,我是来救你的。”

    “救我?”童焕猛甩脑袋,让自己的思绪脱离女孩惊人的美貌,稍稍清醒了些。

    一个风吹就倒的漂亮女孩,怎么救他?

    “你快走,这里很危险!”救美心切的童焕大喊。

    “很有绅士风度呢。”白雪公主感叹,“人类要都像你这么有风度,真是太好了。”

    童焕:“?”

    美目流光盈转,她一一扫过四条大蚯蚓,秀眉有些不适地蹙了蹙,提着裙摆往旁边走了两步,避免让干净的裙摆沾染到地上的粘液。

    虽然她没有洁癖,也不是见到虫类就会吓得花容失色的女孩,但是作为女生最基本的审美还是有的。

    这些大蚯蚓外形上容易引起生理不适,尤其是她现在的实力,只剩不到一半。

    相应的,人也娇气一些。

    或许是她的动作,又或者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让大蚯蚓感觉到威胁,它们直接无视了童焕,汇聚在一起。

    隔壁车上的车主趁机打开车门,朝童焕道:“快上来。”

    童焕咬牙:“不行,我得救她。”

    “别傻了,你拿什么救。”车主压低声音,他冒着被吃的危险打开车门,不是来听这句废话的。

    大蚯蚓可不管身后猎物的交谈,它们并排在一起,抬起上半身,头部的肉皮不断耸动,身体抽长,从三米瞬间长到六米,相就身体也变细了

    当身体没有之前臃肿时,它们的动作快了不少,进化出来的黑红眼睛翻动着,锁定新的猎物。

    虽然连它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可这里有足够的猎物,随随便便就能吃到,它们很高兴。

    食物充足时它们可以自行分裂出一条新的“同伴”,这是它们进化得出的繁殖能力。

    这里的猎物不用费什么力就能吃到,除了会发出一些它们听不懂的声音之外,没有任何杀伤力。

    它们觉得很好。

    要知道在它们原来待的地方,想要捕捉到食物,非常困难,通常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能吃饱。

    一朝来到这里,到处都是可以食用的食物,就连那种看起来很硬,实则只要一压就会瘪下去的铁片,它们也可以吃,只是没有味道,有点硌而已。

    对它们来说,这些猎物的味道各有不同,有的猎物闻起来比较香,吃下去也很香,有的闻起来很臭,刺激着它们因进化长出的灵敏“嗅觉”。

    比如眼前这只突然出现的新鲜猎物,虽然让它们产生一种本能的威胁,但不可否认,她闻起来真是美味极了。

    迫不及待想要将她吞到肚子里。

    至于它们有四条,怎么分一只猎物,没关系,谁先抢到就是谁的。

    被味道吸引的不只它们四条,两边渐渐又爬出三条,其中一条张开的头部处还有两条挣扎的腿露在外面,随后它身体一扭一甩,两条腿消失。

    它们离白雪公主越来越近,身体拉长,每一条都张开嘴,想将这只鲜美的猎物吞下。

    “唉。”接收到命令的白雪公主揉了揉眉心,“相比这些大虫,我更喜欢那两只大蜘蛛,你们长的实在太丑了。”

    话落,她牵起裙角旋转,群摆如蝴蝶般翩翩起舞,下一秒——

    童焕捡起球杆就要去英雄救美,刚跑两步,脚步猛地顿住。

    那些伸长脖子——对,他把那些变细变长的大蚯蚓叫做伸长脖子——的玩意儿,连同那个洁白如雪的美丽女孩,突然消失了。

    地面只剩下像泡沫一样的透明粘液。

    “主人,我的领域空间范围缩小到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剩下的大虫子靠你自己了哦。”

    在童焕震惊的表情下,他再次听到那个空灵悦耳的女声。

    心中一松,能发出声音,说明女孩没事。

    只是说的话让他莫名其妙,还有她和蚯蚓们去了哪?

    感觉自己捡了一条命的童焕万分迷茫,拎着球杆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

    直到他身后又爬来两条大蚯蚓。

    童焕一个激灵,不再多想,拔腿就跑,跑着跑着迎面一个熟悉的人影朝他滑过来。

    没错,是滑。

    溜冰鞋的滚轮摩擦地面发出骨碌碌的震动,街道上安安静静,只能听到风声,如此便显得滑轮声更响,童焕眼睛越瞪越大,直到人影在他面前停下。

    “有没有受伤?”唐纪之脚尖一点,上下打量童焕,见他除了衣服比较凌乱,头发被汗水打湿,脸色苍白外,暂时没看到受伤的痕迹。

    童焕直愣愣地摇头。

    看看他,又看看他脚下的溜冰鞋,下意识道:“你从哪弄来的。”

    “路边捡的。”唐纪之皱眉,街道上到处是蚯蚓爬行后留下的粘液,稍不注意就会踩到。

    “溜冰鞋声音这么大,你不怕引来蚯蚓吗?”童焕脑子嗡嗡的,有点清醒又有点不清醒,“不对不对,你怎么进来的?!不是,你进来做什么!哎呀卧槽,那两条追上来了,快跑快跑。”

    太多问题冒出,眼见身后两条大蚯蚓伸长脖子准备吃人,童焕浑身一紧,扯着唐纪之就要开跑。

    “不急。”唐纪之反手扯住童焕,“那边是静水公园,蚯蚓就是从那钻出来的,我们先把它引过去,让它们从哪来回哪去。”

    “啊?”童焕已经不会思考了,“怎么引?”

    “我可背不动你。”唐纪之看了童焕一眼,放弃背着他一起溜冰的想法,“你先躲开,等会儿见机跟上。”

    童焕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下意识听从他的话往旁边闪。

    啪的一声,一条伸长脖子的蚯蚓将头部砸下来。

    唐纪之脚下一滑,完美躲开,紧接着另一条也砸下来,他灵魂走位,令两条蚯蚓的攻击落空。

    童焕抱着路牙边的一根树,嘴角抽搐地看着这一幕——还、还能这么玩???

    他之前怎么没想到!

    不对,唐唐不怕吗?

    唐纪之目光前所未有的冷静,他一边注意身后动静,一边控制自己溜冰的方向。

    ——蓝瞳和方队在静水公园等他,他们兵分的两路。

    两条没有吃到猎物的蚯蚓分外恼怒,继续伸长脖子追。

    唐纪之身后本来只有两条,奈何溜冰鞋声音大,周围剩下三条大蚯蚓听到声音也爬了过来。

    五条,应该是所有的了。

    唐纪之在前面走S路线,它们在后面伸长脖子砸来砸去,却愣是吃不到。

    其中一条砸下来时不小心砸到另一条头上,然后不知怎么的它们居然卷到了一起。

    剩下三条继续跟着。

    发现少了两条的唐纪之皱眉,倒没想到它们能互相打结。

    看了一眼后,他心中一动,再看另外三条蚯蚓眼神瞬间变得不一样,琢磨两秒,唐纪之果断转身,朝三条蚯蚓滑过去。

    观众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得心脏猛滞,弹幕炸开:

    【卧槽!大佬要做什么!】

    【天,这是去送死吗?】

    【我靠靠靠,唐大佬你疯了。】

    【咦?】

    【……唐大佬牛X】

    【还能这样操作?!】

    【!!!服了!】

    ……

    观看人数已经高达一个亿的观众惊骇地发现,主播朝大蚯蚓奔去不是送死,而是——

    他居然控制着溜冰将剩下三条蚯蚓遛来遛去,令它们成功打结,无助地伸着脖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