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在童焕的印象中,唐唐的父亲唐国锋是一个特别严肃的人,时常板着一张脸,从来不笑,再皮的孩子一遇到他,都会吓得立正稍息,秒变乖巧。

    童焕不止一次被他爸妈恐吓过:再调皮的话就把你送唐叔叔家,让他来教育你。

    一听这话,他能立刻安分一天。

    小唐纪之也常常和小伙伴吐槽,不喜欢自己的爸爸,因为爸爸总看不见人影,还凶。

    也不知什么时候,小唐纪之老爱把爸爸提到嘴边了,大院里其他小朋友要是说他爸爸坏话,他就指使童焕当打手揍回去。

    童焕那小胳膊小腿的,哪能打得赢,通常情况就是童焕被打成猪头,小唐纪之在后面见他打不过,赶紧用鬼点子找大人。

    小童焕对小唐纪之面对唐国锋态度大变的行为很不解,悄眯眯问过:“你不是不喜欢你爸爸吗,为什么现在又喜欢了?”

    他在家也抵制自己的爸爸,小唐纪之一直跟自己一条战线,现在突然倒戈,小童焕顿觉内心受到摧残。

    冬天冷,小唐纪之头上戴着厚厚的绒帽子,双手抄在衣袖里,裹得跟个球一样,他用唐国锋的语气教育小童焕:“当爸爸不容易的,保护你又要保护外面的人,很辛苦的。还有,爸爸打你骂你是为你好,你回去以后,不要跟童叔叔顶嘴了,要孝敬爱护他,听到没。”

    小童焕:“???”

    后来小童焕有幸见证小唐纪之是有多粘他爸妈,直到上了初中,进入青春期,才开始收敛。

    他更直观的知道,唐父唐母在唐纪之心中的地位。所以当唐父唐母因车祸意外去世时,他才担心唐纪之会受刺激,一直提心吊胆,没想到唐纪之并没什么特殊的反应,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

    童焕神经本就比平常人粗一些,唯一的耐心和细心大概都给了这个他当弟弟看待的发小,饶是如此,也才在大学的时候发现唐纪之患了抑郁症。

    这么多年过去,虽然唐纪之已经好了,但童焕很清楚,唐爸爸唐妈妈是唐纪之心中的一道疤,他不会轻易去碰。

    今天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一件接一件,童焕都可以逼着自己接下,年轻人嘛,思想要前卫,没什么大不了。

    直到见到程国锋,童焕忽然就觉得哪哪都不对劲了。

    他甚至有种诡异的让自己都认为荒诞的直觉――现在待的这个世界,跟原来的世界不一样了。

    童焕担心地去看唐纪之,他只是一个旁观者,见到和唐叔叔长得一模一样的部长,那么唐唐呢?

    面对童焕的惊呼,程国锋锐利的眉锋缓缓拢起一个弧度,仅一个瞬间,就可以从童焕的话,大致推算出一个情况――他似乎和唐纪之很重要的人长得相似。

    不然唐纪之不会用这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程国锋不动声色道:“我姓程,程国锋。”

    童焕:!!!

    靠,连名字都一样,就差一个姓。

    唐纪之垂了垂浓密的长睫,再抬起时,所有情绪已然掩好,他伸出手,尊敬道:“您好,程部长。”

    两人握了手,程国锋余光将童焕呆滞的表情收于眼中,想了想,道:“我和你家人长得很像?”

    “是有些相像。”唐纪之微微一笑,自若回答,“不过我父亲已经去世了。”

    程国锋微怔,明白童焕那句“你还活着”是什么意思了。

    “走吧,余山山在五楼。”京城情势紧急,没有多少时间来让他们站在原地闲聊。

    去见余山山人不宜太多,蒙飞和任少休退下,本想把蓝瞳、白雪公主、童焕一并留下,只让唐纪之一个人上去。

    但看了一眼,没人提出这个建议,包括程国锋。

    一行人坐电梯上五楼。

    唐纪之偶尔掠过程国锋挺拔的背影,放在口袋里的手指紧了又紧。

    程国锋。

    唐国锋。

    长相一模一样。

    除了系统,还有谁能做到。

    那么程国锋是假的吗。

    整个特殊部门也是假的?

    或者,他,他的父母,才是假的?

    太阳穴突突跳了起来,唐纪之发现只要他开始深想,整个脑域内部仿佛掀起一场无声风暴,令他无法聚集所有思绪,只能停下。

    冰凉的温度靠近,微微侧头,对上毫无杂质的冰蓝色眼睛,即使透着关切,因为瞳孔的颜色,依旧显得冰冷。

    唐纪之朝蓝瞳展颜一笑,示意自己没事。

    蓝瞳不知道他的过往,不知道不代表听不懂,他观察周围的环境,听着他们的交谈,稍远一些的人类说话,他都能听到。

    他可以从这些话语中分辨出他想要得到的信息。

    比如,他知道唐纪之的父亲去世了。

    比如,程国锋和唐纪之去世的父亲长得一模一样――因为在程国锋出现的那一刹那,他感觉到唐纪之的精神波动前所未有的激荡。

    他不知道那一刻唐纪之在想什么。

    但明白了一个词――难过。

    知道唐纪之在难过,可他却无法做什么,哪怕他认为自己不是人鱼,然而除了海妖所有的生存本能,他一无所有。

    过去,一片空白。

    蓝瞳抓住唐纪之的手,紧紧握住。

    无论他到底是什么,这个人类是他的。

    *

    余山山的病房外面可谓重兵把守,见到程国锋,纷纷举手行礼。

    刚好医生打开病房出来。

    “胡老,我弟弟他情况怎么样?”余姜姜急切询问。

    胡医生慈祥地笑了起来:“没事了,情况稳定,在看书呢。”

    胡医生显然也是知道预言的人,他朝唐纪之看了眼,倒没什么奇特的,旋即他的目光落向蓝瞳,眼中有惊奇掠过。

    这种奇异的眼睛颜色……

    “这是……”

    唐纪之往前一步,挡住胡医生的视线,目光淡淡地看着他,不说话。

    几根藤尖尖分别从他两边肩膀和头顶冒出来。

    胡医生果断收回视线,退到一边,做了个请的动作。

    四处张望,迷倒一片守卫的白雪公主朝胡医生甜美一笑,胡医生受不了似地打了个寒颤。

    这个预言中的唐纪之,身边的人一个赛一个的怪异。

    反倒他自己看起来比较正常。

    *

    唐纪之走进病房内,闻到一股淡淡的花草之香,又有点像雨后的清香。

    说是病房,倒更像一间家居卧室,面积大概三十平左右,设施齐全,床上半躺着一个拿着书看的年轻人。

    他穿着病服,皮肤很白,和白雪公主凝脂般的白不一样,那是久不见阳光的病态白,像泡沫一样脆弱。

    放在被子外面的手腕很细,显得手背上的针管格外粗。

    他的神情很安宁,仿佛书中的世界带给他某种安静的力量,听到声音的他抬起头,未语先笑。

    “部长,姐。”

    “好点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当着部长的面,余姜姜动作不好太大。

    余山山摇头,他合上书,指向唐纪之,目光清澈:“部长,我可以和他单独待一会儿吗?”

    程国锋想了一秒钟,点头。

    蓝瞳蹙眉,眼中有不悦闪过,并不想离开,余山山突然道:“你也可以留下来。”

    于是其他人退出病房。

    出了病房,没有唐纪之在身边,童焕顿时有些不自在,尤其他发现那位部长在看自己时,更觉不舒服。

    太像了。

    唐叔叔盯着人一声不吭的时候,就是这种状态,可以将人盯得头皮发麻,没人敢放肆。

    童焕后背冷汗冒了出来,悄悄朝白雪公主靠近,虽然白雪公主也不正常,但好歹是“自己人”。

    白雪公主眼尾扫了他一眼,目露嫌弃。

    旋即她眼珠一转,朝程国锋娇柔道:“我很了解我家主人哦,你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我哦。”

    人类真是奇怪的物种。

    这个人明显想知道关于唐纪之的信息,却憋着不问,她都替他憋得慌。

    既然这样,她就来做做好事。

    程国锋将视线从童焕转到白雪公主,丝毫不为她的美貌影响:“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白雪公主,也可以叫我伊芙。”白雪公主拽着自己的头纱,歪着头,一脸天真地回答。

    余姜姜搓着手臂上冒出的鸡皮疙瘩,实在受不了了,同为女人,她当然不会干涉一个漂亮女人爱美,可眼前这个……

    何况在见到对方的第一眼,能量测验器有异动,光是这一点,就可以判定对方不是普通人。

    不仅如此,她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现在还不知道唐纪之的魔藤从哪来,如果唐纪之的魔藤是自异界而来,是否意味着,这个叫伊芙自称是白雪公主的女人,也是自异界而来?

    程国锋又问:“你称呼唐纪之为主人,你们是什么关系?”

    “你猜猜喽。”白雪公主暧昧地眨了眨眼睛,“他要人家这样称呼他了啦。”

    童焕眼角狂抽,这话说得她和唐纪之之间好像有什么不正当关系存在似的,他听不下去了,斩钉截铁道:“怎么可能!”

    白雪公主:“……”

    程国锋重新把目光放他身上。

    童焕下意识把程国锋当成唐国锋,结结巴巴道:“您、您最了解唐唐的。我们唐唐冰清玉洁不近女色,从来不和女生接近,他和白小姐之间没有任何不纯洁的关系。”

    等说完才想起这不是唐叔叔,是掌管特殊部门的超级大佬,童焕抓了抓头,不知该怎么应了。

    白雪公主也不再多说,笑嘻嘻的,任由他们乱猜。

    “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程国锋似乎也明白从白雪公主这里得不到有价值的消息,遂直接问童焕。

    童焕点头,警惕道:“您若想知道什么,到时候直接问他就是,我什么也不知道。”

    他的智商瞬间高了起来。

    反正有关唐纪之的一切,他是不会轻易透露的。

    程国锋严肃的面孔轻松了一些,看了眼手腕上的表,随后朝童焕道:“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问什么。”

    童焕:“……”

    骗鬼呢!

    不会问什么,那刚才又为什么要问他和白雪公主。

    缓兵之计用得真溜,唐叔叔以前好像也喜欢用这招对付他们这些小毛头。

    靠。

    不会吧。

    童焕心中的怀疑越来越深。

    当初唐父唐母出事,后事是唐纪之小姨一手抄办,童家得到消息匆匆赶到,已经在殡仪馆了。

    童焕也是后来听父母说起,连他们也没见过唐父唐母的遗体。

    童焕不敢再乱想,因为越想越害怕,干脆木着一张脸。

    程国锋眼锋掠过,轻而易举看出童焕的防备,以及他心中所想。

    余山山的预言中,唐纪之是重点,无论如何都需要确切了解唐纪之。和蒙飞他们不同的是,程国锋很看重这个预言。

    二十年寿命换来的一句预言,听着似乎很怪异,年轻人不太容易接受,可作为特殊部门的一把手,程国锋以直觉断定,这句预言很重要。

    “那你和我说一说唐纪之的父亲,这总可以吧。”程国锋的声音不容抗拒,“活了五十年,还没有遇到过和我长得像的人,有些好奇。”

    童焕心想,这倒没什么不能说的。

    而且说不定可以了解一下情况,为什么两人长得一模一样,还都叫“国锋”。

    万一,万一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唐叔叔呢?

    比如当初唐叔叔没有死,中间出现什么特殊情况,变成程国锋,失去记忆之类的。

    再不济……万一唐叔叔有个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那这位位高权重的部长,不就成了唐唐的亲叔叔?

    童焕天马行空地想着――那些奇奇怪怪的科幻电影和小说不是白看的。

    于是童焕斟酌着慢慢道:“唐唐的爸爸叫唐国锋,唐唐高三的时候,和唐妈妈一起去学校给唐唐送吃的,在高速路上出了车祸……就不在了。”

    他边说边观察程国锋的反应。

    “唐纪之高三是在什么时候?”

    “七年前。”

    程国锋若有所思,暂时沉默下来。

    反倒是旁边一直听着的余姜姜突然倒吸口凉气。

    她是后勤队长,加上要照顾弟弟,几乎一直生活在总部,关于部长的一些消息,多多少少比别人知道的更全些。

    部长七年前,突然无缘无故昏迷过一段时间,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才醒过来。

    应该……只是巧合吧。

    有警卫员匆匆过来找程国锋,有急事汇报,后者立刻离开,随后向身边人下达命令,查探唐纪之从小到大的所有在册信息。

    见他离开,童焕悄悄松了口气,眼巴巴看向病房大门,不知道唐唐和那个预言者谈得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他脚下的地板忽然抖了一下,童焕站立不稳,摔了个四脚朝天。

    “什么情况?”他捂着屁股一脸茫然。

    余姜姜抽出身上的探测仪,只见仪器上闪烁着鲜红的光芒,她下意识去看白雪公主,后者摆着手,一脸委屈:“不是我。”

    昀昀

    警报声响起,整栋楼发出刺耳的声音,啸声呜咽,听得人心慌意乱。

    警卫人员迅速戒备。

    紧急时刻,病房门忽然打开,唐纪之站在门口,往天花板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轻咳一声,说:“抱歉,不用惊慌……通风口里有东西,我的宠物钻进去清理,可能不小心触碰到了一些小机关。”

    余姜姜:“???”

    话落,不远处的天花板突然裂开一条大缝,哗拉摔下大块石板,和石板一起摔下来的,还有一截成人大腿粗的藤条。

    藤条上缠着一只半人大小的奇异生物,浑身无毛,耳朵尖尖,有点像无毛猫,但比无毛猫更丑更可怕。

    这只生物被藤条缠紧,又被石板一压,原地抽搐几下就不动了。

    藤条缩回,继续欢乐地寻找下一只。

    所有人:“……”

    糖丸丸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