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佛系大佬的神奇动物们 > 正文 第90章 039
    039:

    唐纪之本打算把阿泠安排在一间客房休息, 让他意外的是, 蓝瞳忽然道:“他跟我睡。”

    “?”

    在他惊讶的时候, 蓝瞳已经拎着阿泠去了自己房间。

    想着两人之前在M国遇到过,唐纪之也没有多想, 伸了个懒腰,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需要好好睡一觉。

    挨上床不过几秒, 唐纪之的思绪便陷入沉睡之中。

    *

    “先生。”被拎进房间的阿泠看着蓝瞳, 后者眼中透露出的情绪让他有些不安。

    蓝瞳指向床。

    阿泠试探地爬上床, 小心翼翼盖上温暖干净的被子, 睁大乌黑的眼睛望向蓝瞳。

    “闭上。”蓝瞳声音没有起伏。

    阿泠乖乖闭上,当眼前的世界变得黑暗, 阿泠被迫睡觉,到底是个孩子,身处陌生环境带给他的压力和紧张, 也抵不住困倦上涌带来的睡意。

    不一会儿, 孩子的呼吸变得均匀。

    蓝瞳走到床边, 冰蓝色的眼睛毫无情绪地看着阿泠。

    就在刚才,他脑海里又冒出一串画面,可不等他看清, 画面消失了。

    这让他难得生出烦躁的情绪。

    从被唐纪之画出来,在画里“醒”过来后, 蓝瞳的重心只围绕着唐纪之。

    唐纪之是他的, 他是唐纪之的。

    他无比确认这一点。

    其他的, 他不在意,也不想在意。哪怕偶尔会产生一种不应该的感觉。

    只要唐纪之在身边,他便满足。

    在M国巷子里碰到阿泠,脑海里闪过的那些看不清楚的画面,其实已经引起海妖的注意,但因为当时他一心想用最快速度赶到唐纪之身边,这些情况被他自然而然地抛之脑后。

    直到阿泠突然传送过来,互相之间的熟悉感,脑海里快速闪过的画面……

    不愿意想和不想是两种概念。

    海妖的智商从来就不低。

    何况,蓝瞳的潜意识一直认为自己并不是海妖,或者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妖。

    之前他从不曾执著自己的记忆,但现在……蓝瞳想弄清楚令他烦躁的源头。

    大海中的海妖人鱼,捕猎靠三种方法。

    一,以暴力手段撕了敌人或者猎物。

    二,人鱼的歌声,迷惑敌人或者猎物,令他们失智,轻而易举解决掉。

    三,直接进行精神碾压。

    蓝瞳要对阿泠使用的是第二种方法,简单来说,他要吞噬阿泠的精神力,或许这样就可以看清脑海里那些闪过的画面。

    无声的旋律缓缓响起。

    隔壁房间熟睡的唐纪之平静的眉拧了起来,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

    他做梦了。

    梦里一片大火,有一个人拼命把他往火外推,让他快逃。他的心脏跳动的频率非常快,脚下的步伐似千斤重。

    他不想离开。

    因为他清楚的认识到一旦离开,火中的人必死无疑。

    “跑!”那个声音嘶哑地喊,熊熊烈火扭曲了他的面孔,无法看清他长什么样。

    唐纪之陷入应该跑却不愿意跑的纠结当中。

    阿泠也做梦了,直觉告诉他这是梦里,因为所处的环境和他睡之前看到的环境不一样。

    不是温暖明亮的卧室。

    而是一个昏暗的几乎看不清周围情况的地方,只能凭感觉这是一片被大火烧过的焦地,空气中弥漫着难闻刺鼻的焚烧味。

    他茫然地看着,脚下是空旷的看不到边界的焦土,紧接着,他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阿泠忙不迭追过去,待追近后发现,那是唐纪之。

    “唐先生。”他下意出声,然而唐纪之仿佛没有看到他,跌跌撞撞的在焦地上寻找着什么。

    看到这样的唐纪之,阿泠有些难过,他想问唐先生在找什么,自己可以帮忙一起找。

    不等他开始行动,眼前的世界忽然变得模糊,狂风暴雨般的疼痛自脑海席卷……再然后阿泠什么也不知道了。

    房间内无形的旋律戛然而止,蓝瞳睁开眼,眸光晦涩幽暗——他的攻击被阿泠暴涌的精神力弹了回来。

    换句话说,阿泠的精神力不但阻止了蓝瞳的入侵,还将他驱除了。

    蓝瞳的计划失败了。

    他看着床上的阿泠,眼中升起惊天杀意,既然用歌声无法成功,唯一的办法是杀了阿泠,直接吞噬他的精神力。

    蓝瞳眼神闪烁,指甲不知不觉间变长,边缘锋利。

    只需要在阿泠细嫩的脖子上轻轻一划,对方便不会再有生还机会。

    然而唐纪之最不喜欢他对人类动手,如果杀了阿泠……

    蓝瞳指尖微微颤抖。

    下一秒,他耳尖微动——唐纪之突然自梦中惊醒,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精神波动异常明显。

    蓝瞳收回指甲,转身冲进唐纪之的卧室。

    “纪之。”

    唐纪之揉着额角,回想梦里的画面,听到声音,茫然抬头,对上蓝瞳紧张的目光,他平缓心绪,笑道:“没事,做了个噩梦,突然醒了。”

    “阿泠睡了吗?”

    蓝瞳略有些僵硬地点头,没敢与唐纪之对视,注意到唐纪之后背的睡衣湿了一块,他眉峰蹙起:“梦到什么了?”

    唐纪之想了想,没有朝蓝瞳细说梦里的画面,而是在沉默几分钟后,喃喃一句:“我怀疑系统篡改了我的记忆。”

    “不,”刚说出又遭到他自己的反驳,“不是篡改,是蒙蔽。”

    “我消失了一部分记忆。”唐纪之觉得这个说法比较准确一点。狗系统能将童焕等认识他的朋友的记忆篡改,那么让他消失一部分记忆不是没有可能。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问题,否则为什么无缘无故做这样的梦?

    “如果真是这样……”唐纪之温柔地笑起来,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

    早晚他要撕了这狗系统。,,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