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统计大明 > 正文 第六十二章西山煤矿
    m.huashubao.org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  笔下看书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当晚回到东宫,朱慈烺焦急的等着刘若愚的消息,虽然还没有人敢晃点他这个大明皇太子,但是钱这个东西,不能落袋为安,总感觉不踏实。

    晚些时候刘若愚才匆匆走来:“殿下,几家的钱都运到了。”

    朱慈烺开心的拍拍手:“好!”

    看刘若愚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朱慈烺奇怪的问道:“还有何事?”

    刘若愚抬头:“殿下,辽东和山西的商号提出想大批购买望远镜。”

    朱慈烺玩味的扯起嘴角,如果说辽东想购买望远镜是为了军事目的,那么山西这些家伙买望远镜又是为了什么?放羊的时候看羊群么?

    辽东那群家伙现在已然一副养寇自重的架势,这些人后来演化到出兵死要钱,与其说是穷疯了,不如说是这些人已经形成了军阀,不见兔子不撒鹰。

    不过现在这些人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至少目前情况来看,大家只是觉得大明的问题比较严重,谁也没有想到他会轰然倒塌。

    大明从何时开始攻守之势逆转,最终丢掉江山的呢?

    这不得不提到一个人的作用,那就是福王殿下。

    李自成被揍得只剩十几个人的时候,清军大规模入关,剿匪军北上,那个击败他的卢象升战死了,几个有能力的都调到辽东了,张献忠降而复反浪到了四川吸引了大部分火力,李自成趁着河南饥荒迅速发展壮大,最终占领了洛阳。

    自万历十四年开始,明朝就围绕着册立太子一事展开了激烈的斗争,一直持续了十五年之久,直到万历二十九年,朱常洛才被册封为太子。

    但斗争到此并未结束,被封为福王的朱常洵长期逗留京师,不去自己的封国上任,于是群臣们又纷纷上书。到了万历四十二年,太子宫里发生了“梃击案”,万历皇帝才不得不让福王去自己的封地洛阳。临行前,万历皇帝颁布诏书,赐给福王庄田四万顷,“所司力争,常洵亦奏辞,得减半”。

    福王的封地在洛阳,但由于他的田庄面积太大,整个河南省已经养不起福王了,于是“取山东、湖广田益之”。福王并不满足,他取得了“故大学士张居

    正所没产,及江都至太平沿江荻洲杂税,并四川盐井榷茶银”,此外又申请“淮盐千三百引,设店洛阳与民市”。

    总之福王是不缺粮食不缺钱的,抢了福王之后,李自成有钱招兵买马,有了争霸天下的资本,之后连续打了几个大胜仗,开始从流寇变成了封王建制的割据政权,最终搞的大明情况急转直下,崇祯上吊。

    而现在的朱慈烺之所以能以皇太子的身份为所欲为,那还不是大家都觉得大明会千秋万代的传承下去,而他朱慈烺将会是下一任皇帝。

    在转到辽东这些人身上,朱慈烺绝对不相信这些人买望远镜是为了造反。

    尽管朱慈烺对于辽东的吴三桂之流非常讨厌,但是没道理郑芝龙他都敢卖确不敢卖给辽东。

    传闻中辽东诸将跟建奴有所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虽然卖了之后肯定有一部分会流到建奴之手,不过朱慈烺确一点也不担心。

    科技是进步的,作为大明望远镜的唯一生产者,朱慈烺出售的型号跟自己用的肯定不一样,他能卖八倍镜自然会给自己的手下装十六倍镜,以后随着工艺的进步,光学技术的更新,他手下用的东西自然会越来越好。

    至于山西这群人,朱慈烺就不能惯着了,辽东是有可能资敌,但是只要控制数量,这个比例将会很少,但是卖给山西的商人,那是肯定都会跑到建奴手里面。

    朱慈烺敲这椅子扶手:“辽东出售不超过一百副,至于山西那边,现在咱们还在给郑芝龙供货呢,没有多余的给他们,让他们等着吧。”

    刘若愚默默记下,朱慈烺想到了这个福王,暗暗觉得这么大一笔财富放在那浪费实在可惜,自己一家都快急的吃糠咽菜了,这位亲戚也没有说捐献一点财物帮衬一二。

    最难受的是朱慈烺还不能搞他,现在人家声色犬马、荒淫无度、贪婪丑恶恰恰就是崇祯最喜欢的样子,也是最让崇祯放心的样子。

    不要说崇祯,就是朱慈烺咱在皇太子的身份看这位福王的所作所为都感觉顺眼,毕竟地位觉得眼界不是。

    以前朱慈烺读历史架空小说都觉得大明的藩王都应该像唐王朱聿键一样在王府内起高明楼,延请四方名士,不顾“藩王不

    掌兵”的国规,招兵买马,自率护军千人从南阳北上勤王。

    现在朱慈烺确最怕像唐王朱聿键一样的,反而觉得福王做的不错,不过福王唯一的不好就是太有钱了!这一点非常不好。

    现在朱慈烺还没有功夫管他,有钱了那西山计划就可以开展了。

    朱慈烺敲着椅子:“卢沟桥煤场存了多少煤了?”

    刘若愚低头计算了一阵子:“几万斤应该是有的。”

    朱慈烺摇摇头,初步联通的货运线路需要磨合,各种装卸以人工为主的情况下,很难大规模的提高效率。

    货运是一个体系,朱慈烺尽量做了优化,但是很多机械都需要慢慢的生产。

    例如朱慈烺提议装卸厂直接设计在矿坑出口,把矿卸下来称重之后直接倒到车里,然后马车拉到河边,设计高过船舱的码头倾倒台,木质滑道,煤直接从马车上滑进船舱。

    而运送到目的地之后,设计专门的卸煤泊位,船只停进去,上面有木架使用滑轮制作的简易龙门吊,装满一车的量起吊直接放到马车上。

    总之朱慈烺提出了运输的概念,不过需要改建的地方太多了,现在还只能用肩挑手抬。

    见刘若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朱慈烺奇怪的问道:“老刘,你有事直说就是,吞吞吐吐干嘛?”

    刘若愚看了看朱慈烺的脸色连忙跪下:“奴才有罪,请殿下责罚。”

    朱慈烺愣了一下,然后颇有深意的打量着刘若愚:“你起来说话,说说有什么罪?”

    刘若愚站起来小心的说道:“昨晚火药作坊那边出了事故,七人炸死……”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