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统计大明 > 正文 第八十五章林丹汗回军东归
    m.huashubao.org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  笔下看书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而且现在造的还只是基础版本,口径只有两尺,这海军用的炮这点口径就是打中了,也没啥作用,那不得几百炮才能击沉对方?

    海外贸易要用来护航,天津水师也等着炮上船,好在天津水师面对的是建奴,建奴没有水师,所以有小炮就能应付了。

    眼看着朱慈烺忙前忙后的好像干了很多活一样,实际上也就是自己练了两万兵,帮着皇帝老子保住了曹文诏这员良将,在蒙古埋下一颗种子。之后就是勇士营扩编,神机营换装重练。

    这一切结果到底如何朱慈烺是一点信心都没有,仅仅在皇宫里指点江山,总让他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所以为了看看防疫军的训练效果,即使对方要跋涉几百里,朱慈烺还是让他们集合到京城,为的就是看看他们的训练成果。

    顺便教他们使用新式火铳和迫击炮,对他们进行一轮强化培训,顺便整理一些数据,看看部队编组还有哪些问题。

    西北阴山西面的边缘阿拉善地区,阴山余脉在这里走低没入阿拉善高原,没错就是曾小贤支援的阿拉善电台所在地,沿着阿拉善往东南就是河套平原。

    半个月前一支浩大的迁徙队伍曾经途径这里。

    迁徙队伍的前端,骑兵歪斜着成扇形向前搜索防御,在扇形的尾部有一个八匹马拉着的黄金马车在那里泽泽生辉,天子六驾,这个比天子还要多两匹马的马车就代表了当年林丹汗的雄心壮志。

    马车上不时传来少女的嬉笑,还有酒杯碰撞的声响。

    不过队伍里的人,一个个垂头丧气两眼无神,肚子干瘪,露出来的肩膀上肋骨也清晰可见,孩子望了望马车的方向,紧紧的跟随着。

    突然马车上扔下一根啃干净的牛骨,孩子们眼睛一亮,蜂拥的上去抢,大骨棒子上一丁点肉都没有,即使这样孩子们也争的头破血流。

    马车边上的卫士丝毫没有管这些孩子的争斗,他们好像对此已经司空见惯,眼神望向阴山,又看了看边上的河水,是啊,他们回家了,但是他们丝毫没有回家的喜悦。

    三年前他们被东北森林里来的野蛮人赶出了这里,林丹汗

    带着他们退到居延海,退到青海湖,他们和叶尔羌作战,和大明作战,和建州女真人作战。

    最后他们失败了,他们的大汗死了,叶尔羌人藏巴汗和康区的白利土司等人企图吞并他们,新汗额哲不得不带着大家踏上回家的路。

    现在他们回来了,但是建奴随时会打回来,去年四月,两翼大总官塔什海、虎鲁克寨桑投降建奴。六月,巴达西寨桑等5个头目率千余户投降了建奴。

    还有那些投靠后金的奈曼、敖汉两鄂托克还有阿喇克卓特这些人都像疯狗一样的随时准备取下他们的头颅献给他们的新主子。

    现在的河套也不再是当年的河套,林丹汗丢了广宁,丢了察哈尔,又丢了归化城,现在河套已经成了最前沿,他们又丢了西边诸部,现在剩下的人马已经不足两万,拿什么跟建奴争?就连跟大明的互市和赏赐也都没有了,额哲真的能带着他们从建家园么?

    卫士们正在神游天外,远处一个骑兵快速的接近:“报!报!紧急军情!”

    卫士制止了接近的骑手,马车也挑开了一角,额哲光着上半身探出头:“什么事?”

    骑手快速的说道:“报告大汗!前锋在河套地区发现明军营寨。”

    额哲吓得双腿一抖,咽了一口吐沫:“停着,防御!防御!快!来人给我背甲,你们给我滚蛋!”

    一通忙乱之后,行进的队伍总算停了下来,大家围成圆阵骑兵集结在一起,等待着前锋的回报。

    另一边的河套曹文诏扔掉手里的羊腿皱眉听着斥候的回报,一个迁徙的大部落?蒙古草原上还有大部落么?

    想到前几天西边送来的消息,林丹汗的察哈尔部有变,部落正要东迁,莫不是他们回来了?连忙让骑兵集结,这可是个麻烦事,要是林丹汗真的回来了,自己收拢的这些人搞不好会反水吧?

    两边都小心的防备着对方,探马相互试探,曹文诏想了一下,不管如何自己都应该先去问问,不能被林丹汗的名头吓住。再说了一个丧家之犬也没有那么吓人。

    带着先集结起来的两千骑兵赶到额哲大帐十里外:“对面是哪个部落,我乃大明抚蒙总兵官曹文诏!”

    大旗立在那里,对面额哲大帐

    半天才来了一队兵马,领头的额哲望着明军曹字大旗心里嘀咕。

    曹文诏艺高人胆大见对面来人了,直接挥挥手:“你们都在这等着,我上去问问话。”

    下边的人也都习惯了,对此根本没有一点疑义,打马上前抱拳道:“我乃大明抚蒙总兵官曹文诏,对面可是林丹汗?”

    额哲见曹文诏都出来了,他也不想弱了威风,打马前进几步:“我乃新的草原共主,新大汗额哲!我的父亲林丹汗已经回归长生天的怀抱。”

    曹文诏听到这里心就放下了大半,本来还担心林丹汗借着威望直接跟自己干上呢,现在林丹汗死了,那事情就好办了。

    曹文诏抱抱拳:“新汗有礼了。”

    额哲对于曹文诏这种勉强应付式的行礼非常不悦:“大明的将军,你到我察哈尔的河套是何意?你想挑起两国的战争么?”

    曹文诏呵呵一笑:“大汗这么说就不对了,是林丹汗弃蒙古百姓不顾,自己仓皇逃窜,大明天子看蒙古百姓辛苦,所以特意命我抚慰蒙古诸部,使得他们不至于饥寒交迫被建奴欺辱。”

    额哲听到这话哪还不明白,这是大明要捡他的便宜了:“那我还要谢谢您喽?现在本汗已经回来了,我自己的子民自己自然会抚慰,大明的将军请回吧!”

    曹文诏哈哈一笑:“我可是听说您在西边也是缺衣少食,这又是长途跋涉跑回来,自己吃饭都成问题吧?不如你把手下的民众也交给我,让我帮你抚慰?”

    额哲气的脸色泛白,但是部队长途跋涉,他也不敢跟明军的将领打仗。

    曹文诏这边也是在编组收拢的蒙古人,这些人那里能打仗,不阵前投敌都算这两个月的饭没有白管。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