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统计大明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孙承宗进京
    m.huashubao.org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  笔下看书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原本防疫军的武器补充会在一个月内完成,结果上次让勇士营试用之后,曹化淳就商量着给勇士营也换装新式火铳。

    之后经过友好协商,曹化淳征召更多的工匠,自己生产火铳,之后神机营重新编组,曹变蛟的新军,又有讲武堂。

    所以朱慈烺又追加了产量。而考虑到归化城的建奴随时可能南下,朱慈烺只是给其他军队只是分一点用于训练。优先装备防疫军。

    周遇吉还在想着补充兵员的事情,前一段时间他就在担心,自己的身份,太子殿下在京城附近驻军训练,要是谁在背后传播些不利于太子的言论,那自己岂不是要死翘翘的。

    好在这次防疫军纳入宣大防御体系统管,又是孙承宗这样的能臣手下,他们就不再是只听太子命令的私兵了,未来可期呀。

    而且这次很可能皇帝陛下也会一起去检阅,他可是记得勇士营的同僚好多都升官了,虽然都没有自己管的人多,但是人家官职比自己高了呀。

    其他的带兵一万两万的谁还不加个总兵衔啊,只有自己虽然说饷银是对方的好几倍,但是名声不好听啊。

    “哦,对了,我已经请示了父皇,你们这次改编完成之后,你可能会提为总兵副总兵,具体能到哪一步,那就要看你这次的表现了。”

    周遇吉连忙半跪在地:“谢太子殿下栽培之恩。”

    朱慈烺敲了敲桌子:“这次清缴行动,防疫军负责山西,勇士营负责北直隶,你们要做好配合,都是熟识,竞争可以有但是不要耽误了正事知道么?”

    周遇吉眼睛亮了,这可是个好消息,这次一定让勇士营那些家伙看看,自己练的兵不比他们差!

    这次清缴除了练兵之外,也是为了梳理两省的商路,流寇其实就是或者是流民或者是匪寇的一种低烈度叛乱。

    除了大股的之外,其余的流民饿急眼了也会客串抢一把,之后因为害怕官府在一哄而散,而各处穷山恶水趁机又出了不少占山为王的土匪山贼,吸纳流民实力膨胀的很快。

    而朝廷的大军现在正在全力围捕高迎祥为首的参与烧黄陵的流寇,这些人更是趁

    机兴风作浪,已经严重影响了两省的商业活动。

    就连朱慈烺的商队都有人敢打主意,所以在实力允许的情况下,朱慈烺正好借机好好给这些家伙好好的上一课。

    朱慈烺想了想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那你先回去准备吧!”

    第二天朱慈烺特意请命到卢沟桥迎接孙承宗的车驾,虽然这太子相迎出城几十里规格有点高了,不过孙承宗当得起这个待遇。

    而朱慈烺也趁机看看这个传说中的卢沟桥,看看上面的形态各异的狮子还有皇明矿业修建的运煤码头。

    上次收购西山煤矿的事情并没有把那些小煤窑一网打尽,所以卢沟桥码头这边依旧有着大大小小无数的煤场。

    朱慈烺当然有的是手段能完全控制西山煤矿。

    例如让崇祯出台法令把西山煤矿收归皇家,或者用后世的经济手段强行洗劫一票,不过那样就看不到现在这样繁荣的西山了。

    孙承宗车子距离卢沟桥还有十里的时候,锦衣卫的探马就找到他了,太子出京相迎,孙承宗作为臣子自然不能舔着脸就上去握手了。

    各种规格的礼仪自然有礼部去操心,朱慈烺也不用伸着脖子用期盼的眼光看着入京的车驾一个个去找,他只需要待在桥边的凉亭里喝着茶等着。

    锦衣卫送来孙承宗离卢沟桥还有十里的消息,礼部官员吆喝一声:“清道。”

    锦衣卫立刻驱赶道路上的百姓避让,百姓听到声示警立刻撤到道路两旁扎堆议论,这里也没有掀翻百姓,也没有刀剑出鞘的威逼利诱,只要锦衣卫出动那就是大事,小民有几个没有眼色非要待着路上不走的。

    这里的锦衣卫是真的锦衣卫,不是北镇抚司的那帮缇骑爪牙,那是天子亲军仪仗部队。

    大汉将军侍立于桥的两旁,朱慈烺打量着,百姓立刻朝着桥边涌过来,在桥边参观到底是什么大事,嗯,有点像夹道欢迎的感觉。

    孙承宗马车离卢沟桥还有一里的时候就下了车,朱慈烺也坐到御辇上,老孙疾走到桥头行大礼拜谢天子恩典,朱慈烺也走下御辇上前扶起孙承宗。

    孙承宗激动的老泪纵横:“老臣何德何能让太子降阶相迎,还请太子乘辇。”

    说完又深深跪下。

    朱慈烺再次扶起他:“孙师劳苦功高,为大明之柱石,天下官员之表率,文人之楷模,当得起,当得起!孤恨不能日日聆听先生教诲,今日孙师与我同乘我也好当面请教。”

    孙承宗连忙说不敢,要是平时坐也就坐了,但是今天朱慈烺代表的是天子,上了御辇那可是逾制之举。

    朱慈烺也就是表明一个态度,表示自己对于他的重视,见对方谦让,朱慈烺直接挥手带着孙承宗一起入京了。

    虽然他有很多话想跟孙承宗说说,不过那些都要等面圣之后了,该说的书信上都说过了,这时候再一起嘀嘀咕咕的,难免落人话柄。

    进京已经是傍晚,孙承宗原本准备休息,没想到太监已经在那等着:“奉圣谕,孙承宗和太子即可平台觐见。”

    明朝的平台召对,相当于国情咨议。是皇帝咨询大臣政务的场所,尤其是问询地方封疆大吏,召对政务。

    平台,建极殿居中向后,高居三躔白玉石栏杆之上与乾清门相对者,云台门也,两旁向后者,东曰后左门,西曰后右门,即云台左右门,亦名“平台”者也。凡召对阁臣等官,或于平台,即后左门也。

    当时的规矩是,群臣肃立,皇帝坐在那里,遇到问题就点官员的名,官员上前跪在那里答话,遇到皇帝允准了,也可以站在那里说。是为平台召对。

    当年袁崇焕就是在这里立flag,声称自己能五年平辽,崇祯很喜欢听大臣在这侃侃而谈,往往说得好的都有机会大展拳脚。

    所以平台召对在崇祯这里又象征着要大用的前兆,朱慈烺也特意提醒了孙承宗要准备的东西,朱慈烺没有想到的是,崇祯让自己也去旁听。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