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统计大明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你是不是在骗我
    m.huashubao.org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  笔下看书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孙承宗不悦的问道:“殿下是信不过臣么?”

    朱慈烺刚酝酿的情绪一下子被打断了,我怎么就不能有个高大上的目标了?我可是大明太子,未来肯定是要当皇帝的,所以当皇帝不能作为目标吧?轻易能实现的东西还叫理想么?

    那我想当个好皇帝怎么了?我就是要开万世太平怎么了?

    朱慈烺无奈的说道:“孤读中庸有言‘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此句奠定了华夏大一统的基础,始皇帝之功莫大焉。先生以为始皇帝是圣人么?”

    孙承宗不解的看着朱慈烺,怎么聊起了秦始皇?既然太子发问孙承宗想了想说道:“始皇帝一统天下,有功。但是他用酷吏行暴法,暴秦二世而亡。”

    朱慈烺又抬头问道:“隋炀帝修建大运河到今日百姓还在享其利,三征高丽遏制其势力发展,孙师觉得他有功劳么?”

    孙承宗摇头:“隋炀帝荒淫无道,滥用民力,其有功,但是求功心切,不可取也。”

    朱慈烺又问道:“先生们推崇的三代之治又是什么样的?”

    孙承宗想了想说道:“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王阳明在《传习录》中说:“唐、虞以上之治,后世不可复也,略之可也;三代以下之治,后世不可法也,削之可也;惟三代之治可行”,并规劝皇帝说:“不徒好其名而必务得其实,不但好其末而必务求其本,则尧舜之圣可至,三代之盛可复矣。”

    朱慈烺眨眨眼:“并不是三代的东西都是好的么?例如活人祭祀?例如奴隶制度?三代之盛可复?三代比之大明,经济、军事、国土范围之广大、粮食产出、人口、衣食、对外战争胜负等等哪一样更盛一筹?”

    孙承宗摇头:“儒家推崇三代之治,帝王的道德人品和治国态度为后世帝王的揩模,夏禹、商汤、周文王被尊为“三王”;另外,三代之治的治世形式也是最有利于国家安定和生民福祉的。而大明现在虽然好,

    但是要是以三代为标榜必然能做的更好。”

    朱慈烺问道:“为何大明没有三代之治那样做,但是大明的所有成就都在三代之上呢?若大明的帝王像‘三王’一样治理大明,那天下的士大夫能像夏商周的臣民一样么?”

    孙承宗理所当然的说道:“君之视臣如手度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知,则臣视君如寇仇。”

    朱慈烺呵呵一笑:“那回到刚刚的问题,孙师觉得大明如何待江南士子?江南士林又如何报答的天子?孙师觉得我拿横渠先生的话说志向是敷衍,那么先生是不是觉得我就该说自己想多挣点钱?存在东宫里,在东宫修起酒池肉林才是孤该有的志向?孙师还没有回答我,为何我大明不如三代之治,确样样都比三代强、先生觉得三代好,到底哪一样比大明好?”

    孙承宗连忙抱拳拱手弯腰行礼:“臣不敢,臣无此意。大明虽然强于三代,但是……君王还是要修德……”

    朱慈烺握着孙承宗的手:“孙师,不必如此,孤也是一时情急,这样吧,天色尚早孙师与我一同去讲武堂看看如何?”

    孙承宗对于朱慈烺搞得讲武堂早有耳闻,讲武堂在历代都有设置,大明也没有开什么先河,所以想象中的阻力并没有多少,而且办在宫中又是勋贵和卫所的士卒为主,外臣更是不知道里面在搞什么了。孙承宗也只听到一些传言,对那里也很好奇。

    两人到了地方之后,马车外卫士禀报:“太子殿下,请移步。”

    朱慈烺走下马车解释道:“里面有些拥挤,孙师随我来。”

    穿过门楼卫士立刻立正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朱慈烺点点头,引着孙承宗朝里面走,孙承宗打量了一下这些士卒打趣的问道:“我还以为殿下要效仿细柳营非军令不得入呢。”

    朱慈烺哈哈一笑:“别人是非军令不能入,不过我和父皇是例外,干嘛设个规矩给自己找不自在。”

    进门之后孙承宗没有看到想象的数千人一起演练的场景,反而三五成群的聊天,或者拿着书在那读,有的在追逐打闹,孙承宗看了看朱慈烺,朱慈烺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直到一声叮叮当当的声音想起,这些人慌忙朝各屋子里跑去。

    朱慈烺解释道:“卫所很多人来的时候根本没有读过书,不说兵书战策了,将来下个军令都看不懂怎么行,所以讲武堂对于不识字的士卒第一步就是让他们识字。”

    两人走过第一重院落朱慈烺继续讲解:“所有能认识一千个字以上的士兵就开始进入第二层院落,这里教忠臣传、数学、地图、后勤、指挥、兵器等科目。”

    孙承宗不自觉的点点头摸摸胡子:“不错,循序渐进,只是怎么不让他们读兵法?”

    朱慈烺带着孙承宗进入第三重院落:“这里是校场,所有学员有早操、午间操和晚课三个时间段会进行训练,学习的同时训练也不会放松。兵法只是课外读物,当然讲武堂所教的东西就是兵法的方方面面,只不过拆开之后讲的更加仔细了而已。”

    穿过第三重院落两人终于来到正殿,朱慈烺把孙承宗引到舆图室:“孙师请看这里就是万国舆图制作的沙盘。”

    孙承宗打量着这个占据大厅五分之四的巨大沙盘,一眼就看到最中心那红色旗子上的‘明’字,只是明字那一块好小,只占整个图的百分之一的很小一块。

    孙承宗自然不是闷头读书的腐儒,虽然整个地图对他冲击很大,但是他也没有觉得太子是胡乱制作的沙盘。

    地图上最明显的就是大明范围内山峦起伏,只有很少的地方是绿色的平地,而整个舆图上无数的地方的绿色比大明多的多,但是这些地方确被插上了几种葡、西、英、法、俄等字样。

    朱慈烺指着沙盘说道:“孙师,这就是孤要为天地立的心,为生民立的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也是孤为何问你秦始皇、隋炀帝和三代之治的原因。”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