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统计大明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流言四起与不作为
    m.huashubao.org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  笔下看书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朱慈烺还是决定避免节外生枝,一个粮食问题就已经搞得焦头烂额了,再把藩王牵扯进来,那真的会玩崩盘的。

    朱慈烺来到书桌前提笔写下回信:令专人携带证物秘密返京,此事淡化处理,重点调查粮商串联情况,抓紧收集粮食调往京城。

    能怎么办,当然选择原谅啦!

    不过朱慈烺在心里碎碎念着:福王你给我等着,这个仇我是记下了,咱们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朱慈烺感觉还是有点不放心,刚想做点什么,外边贵喜又送来消息:“殿下,刚刚御马监接到皇上密旨,调开平新军驻扎津卫和大沽口,神机营新军调往通州,勇士营原继续围剿北直隶流寇土匪。曹公公开平那边您最好写信安抚一下让他们配合军令。”

    朱慈烺沉吟了一下提笔给曹变蛟写了一封信,大概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让曹变蛟务必守好津大沽口等地。

    同时也感到崇祯的关爱,新军是跟朱慈烺关系最密切的了,这个时候调动新军平息事态,很明显就是支持朱慈烺了。

    今的京师注定不太平,如果钱谦益被捕还只是范围的震动。毕竟一个过气的阁老而已。

    但是候恂作为户部尚书突然被锦衣卫抓捕,这可是大事!户部主管下钱粮,一部尚书的变动牵扯着多少饶饭碗。

    京城正人心惶惶之际,锦衣卫配合统计司开始对京仓进行大规模的普查,数位仓库管理人员听到消息或者吞金或者自焚又或者上吊。

    当然大部分人还心存侥幸心理,直到统计司革新检查方法,对三角仓和方箱仓进行披露,一大批官员被抓进诏狱,这事才传播开来。

    官员人心惶惶,百姓拍手称快!但是一股京师缺粮的谣言也开始酝酿,好在锦衣卫和东厂全力稽查,抓了十多个传播谣言的人,才抑制谣言的扩散。

    但是缺粮确像一根钉子一样扎在京城百姓的心里,京城粮商开始惜售、有一部分百姓担心粮荒到来,开始悄悄的囤积粮食。

    为了稳定人心,朱慈烺请旨开仓售粮,崇祯还在犹豫的时候,不少官员跳出来反对,当日朝会支持者

    和反对者轰轰烈烈的大吵了一架。

    朝会的风向彻底引爆了京城百姓的恐慌情绪,各个粮行门前都排起长龙,京城百姓停下手中所有的活计,不顾一切的只为买到粮食。

    朱慈烺原本以为很正常的操作,但是操作确没有同意,看到恐慌情绪蔓延朱慈烺无奈的再次去找崇祯,崇祯淡定的批阅奏章,见他来了只是让他坐在一边。

    等手里的奏章处理了之后,崇祯才抬头问道:“京师缺粮么?”

    朱慈烺摇摇头:“父皇,京师的粮食足够百姓半年食用,但是若是粮商惜售,哄抬粮价,到时候家贫者就没有钱购买粮食了,那样会饿死饶!”

    崇祯疑惑的问道:“怎么会饿死人?朝廷可以施粥呀!哄抬粮价的奸商抓一批杀了其他人不就老实了。再不行限购也就是了。”

    朱慈烺拱手道:“父皇,咱们只要加大粮食供应,稳住民心,百姓不在担心粮荒,到时候这次危机就平稳的过度了,何必要等到是不可为才出手,父皇我是这样想的……”

    朱慈烺觉得崇祯的解决办法太官僚了,崇祯觉得朱慈烺的解决办法太商业了。

    朱慈烺觉得他能预见未来。而崇祯觉得他自己经历过数次京城戒严也没见怎么样,感觉朱慈烺有点题大作了。

    最后崇祯看着朱慈烺急的上蹿下跳的才开口:“京师的粮食是准备用来应对饥荒和建奴入侵围城的,若是现在用掉了,那到有战争的时候用什么?”

    朱慈烺拍着胸脯:“父皇放心,这一批粮食儿臣先借用,等江南的新粮到了,一定优先补齐缺口,儿臣不仅会补上这次消耗的粮食,就是亏空掉的儿臣也会填满,保证京城存粮够京城百姓食用一年以上。”

    崇祯拿起笔:“现在是九月了,建奴一般都会选择冬春季节寇边,所以你要及时填补,另外粮库的粮食消耗不要超过半,若是出了问题,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朱慈烺大喜:“谢父皇,您放心,有孙师在宣大盯着呢,今年建奴不会入寇了,至于明年……儿臣冬之前一定把粮食补齐。”

    拿到崇祯的任命文书,上面写着东宫粮食管运大使的职位,朱慈烺回到东宫立刻调配人手。

    京城思诚坊东

    城兵马司往北两条街的铁箭营月牙胡同,张老三早早的就奔到刘家粮行门口排队,他觉得自己已经很早了,但是看着排了二十多饶长队,他紧了紧手里的粮食袋子。

    刘满屯睡到日上三竿才被楼下的喧闹声吵的实在睡不着,猛地推开窗户大声斥责:“吵什么吵!谁再吵就别想买粮食了!”

    楼下的队伍立刻一个个噤若寒蝉,张老三还是刘满屯的表姨夫呢!但是他现在也不敢话,现在谁有粮食谁才是大爷。

    刘满屯以前多么勤快的一个人啊,逢人先三分笑脸,每不亮就打开粮行的大门,碰到腿脚不便的街坊还帮忙把粮食背回去。

    刘满屯哼着曲摇摇晃晃的下楼,门只打开了一扇:“不要挤!不要攀亲戚!概不还价!概不赊欠!”

    排在第一位的是对门饭店的吴大嫂,她吧啦着门槛子:“满囤,先别其它的了,你当初在饭店吃饭还欠着俺家三钱银子,这是一两银子,你赶快给俺弄一石粮食出来,俺们家等米下锅呢!”

    刘满屯斜眼挖着耳朵:“不好意思呀吴大婶,今粮食价格已经涨到一两四钱了,还有买粮食要拿现钱,至于欠债以后在还!”

    吴大嫂愣了:“满囤你这就不对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要是这么干不怕街坊邻居戳你脊梁骨么!”

    刘满屯也不接话对后面喊道:“今粮价涨到一石一两四钱,而且只卖二十石,卖完就没有了,愿意买的就往前站,不愿意的推后别耽误别人。!”

    吴大嫂脸色由红转青,最后咬咬牙还是妥协了,现在粮食一一个价,今不买万一明再涨了怎么办?

    百镀一下“统计大明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刘满屯睡到日上三竿才被楼下的喧闹声吵的实在睡不着,猛地推开窗户大声斥责:“吵什么吵!谁再吵就别想买粮食了!”

    楼下的队伍立刻一个个噤若寒蝉,张老三还是刘满屯的表姨夫呢!但是他现在也不敢话,现在谁有粮食谁才是大爷。

    刘满屯以前多么勤快的一个人啊,逢人先三分笑脸,每不亮就打开粮行的大门,碰到腿脚不便的街坊还帮忙把粮食背回去。

    刘满屯哼着曲摇摇晃晃的下楼,门只打开了一扇:“不要挤!不要攀亲戚!概不还价!概不赊欠!”

    排在第一位的是对门饭店的吴大嫂,她吧啦着门槛子:“满囤,先别其它的了,你当初在饭店吃饭还欠着俺家三钱银子,这是一两银子,你赶快给俺弄一石粮食出来,俺们家等米下锅呢!”

    刘满屯斜眼挖着耳朵:“不好意思呀吴大婶,今粮食价格已经涨到一两四钱了,还有买粮食要拿现钱,至于欠债以后在还!”

    吴大嫂愣了:“满囤你这就不对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要是这么干不怕街坊邻居戳你脊梁骨么!”

    刘满屯也不接话对后面喊道:“今粮价涨到一石一两四钱,而且只卖二十石,卖完就没有了,愿意买的就往前站,不愿意的推后别耽误别人。!”

    吴大嫂脸色由红转青,最后咬咬牙还是妥协了,现在粮食一一个价,今不买万一明再涨了怎么办?

    百镀一下“统计大明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刘满屯睡到日上三竿才被楼下的喧闹声吵的实在睡不着,猛地推开窗户大声斥责:“吵什么吵!谁再吵就别想买粮食了!”

    楼下的队伍立刻一个个噤若寒蝉,张老三还是刘满屯的表姨夫呢!但是他现在也不敢话,现在谁有粮食谁才是大爷。

    刘满屯以前多么勤快的一个人啊,逢人先三分笑脸,每不亮就打开粮行的大门,碰到腿脚不便的街坊还帮忙把粮食背回去。

    刘满屯哼着曲摇摇晃晃的下楼,门只打开了一扇:“不要挤!不要攀亲戚!概不还价!概不赊欠!”

    排在第一位的是对门饭店的吴大嫂,她吧啦着门槛子:“满囤,先别其它的了,你当初在饭店吃饭还欠着俺家三钱银子,这是一两银子,你赶快给俺弄一石粮食出来,俺们家等米下锅呢!”

    刘满屯斜眼挖着耳朵:“不好意思呀吴大婶,今粮食价格已经涨到一两四钱了,还有买粮食要拿现钱,至于欠债以后在还!”

    吴大嫂愣了:“满囤你这就不对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要是这么干不怕街坊邻居戳你脊梁骨么!”

    刘满屯也不接话对后面喊道:“今粮价涨到一石一两四钱,而且只卖二十石,卖完就没有了,愿意买的就往前站,不愿意的推后别耽误别人。!”

    吴大嫂脸色由红转青,最后咬咬牙还是妥协了,现在粮食一一个价,今不买万一明再涨了怎么办?

    百镀一下“统计大明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刘满屯睡到日上三竿才被楼下的喧闹声吵的实在睡不着,猛地推开窗户大声斥责:“吵什么吵!谁再吵就别想买粮食了!”

    楼下的队伍立刻一个个噤若寒蝉,张老三还是刘满屯的表姨夫呢!但是他现在也不敢话,现在谁有粮食谁才是大爷。

    刘满屯以前多么勤快的一个人啊,逢人先三分笑脸,每不亮就打开粮行的大门,碰到腿脚不便的街坊还帮忙把粮食背回去。

    刘满屯哼着曲摇摇晃晃的下楼,门只打开了一扇:“不要挤!不要攀亲戚!概不还价!概不赊欠!”

    排在第一位的是对门饭店的吴大嫂,她吧啦着门槛子:“满囤,先别其它的了,你当初在饭店吃饭还欠着俺家三钱银子,这是一两银子,你赶快给俺弄一石粮食出来,俺们家等米下锅呢!”

    刘满屯斜眼挖着耳朵:“不好意思呀吴大婶,今粮食价格已经涨到一两四钱了,还有买粮食要拿现钱,至于欠债以后在还!”

    吴大嫂愣了:“满囤你这就不对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要是这么干不怕街坊邻居戳你脊梁骨么!”

    刘满屯也不接话对后面喊道:“今粮价涨到一石一两四钱,而且只卖二十石,卖完就没有了,愿意买的就往前站,不愿意的推后别耽误别人。!”

    吴大嫂脸色由红转青,最后咬咬牙还是妥协了,现在粮食一一个价,今不买万一明再涨了怎么办?

    百镀一下“统计大明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刘满屯睡到日上三竿才被楼下的喧闹声吵的实在睡不着,猛地推开窗户大声斥责:“吵什么吵!谁再吵就别想买粮食了!”

    楼下的队伍立刻一个个噤若寒蝉,张老三还是刘满屯的表姨夫呢!但是他现在也不敢话,现在谁有粮食谁才是大爷。

    刘满屯以前多么勤快的一个人啊,逢人先三分笑脸,每不亮就打开粮行的大门,碰到腿脚不便的街坊还帮忙把粮食背回去。

    刘满屯哼着曲摇摇晃晃的下楼,门只打开了一扇:“不要挤!不要攀亲戚!概不还价!概不赊欠!”

    排在第一位的是对门饭店的吴大嫂,她吧啦着门槛子:“满囤,先别其它的了,你当初在饭店吃饭还欠着俺家三钱银子,这是一两银子,你赶快给俺弄一石粮食出来,俺们家等米下锅呢!”

    刘满屯斜眼挖着耳朵:“不好意思呀吴大婶,今粮食价格已经涨到一两四钱了,还有买粮食要拿现钱,至于欠债以后在还!”

    吴大嫂愣了:“满囤你这就不对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要是这么干不怕街坊邻居戳你脊梁骨么!”

    刘满屯也不接话对后面喊道:“今粮价涨到一石一两四钱,而且只卖二十石,卖完就没有了,愿意买的就往前站,不愿意的推后别耽误别人。!”

    吴大嫂脸色由红转青,最后咬咬牙还是妥协了,现在粮食一一个价,今不买万一明再涨了怎么办?

    百镀一下“统计大明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刘满屯睡到日上三竿才被楼下的喧闹声吵的实在睡不着,猛地推开窗户大声斥责:“吵什么吵!谁再吵就别想买粮食了!”

    楼下的队伍立刻一个个噤若寒蝉,张老三还是刘满屯的表姨夫呢!但是他现在也不敢话,现在谁有粮食谁才是大爷。

    刘满屯以前多么勤快的一个人啊,逢人先三分笑脸,每不亮就打开粮行的大门,碰到腿脚不便的街坊还帮忙把粮食背回去。

    刘满屯哼着曲摇摇晃晃的下楼,门只打开了一扇:“不要挤!不要攀亲戚!概不还价!概不赊欠!”

    排在第一位的是对门饭店的吴大嫂,她吧啦着门槛子:“满囤,先别其它的了,你当初在饭店吃饭还欠着俺家三钱银子,这是一两银子,你赶快给俺弄一石粮食出来,俺们家等米下锅呢!”

    刘满屯斜眼挖着耳朵:“不好意思呀吴大婶,今粮食价格已经涨到一两四钱了,还有买粮食要拿现钱,至于欠债以后在还!”

    吴大嫂愣了:“满囤你这就不对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要是这么干不怕街坊邻居戳你脊梁骨么!”

    刘满屯也不接话对后面喊道:“今粮价涨到一石一两四钱,而且只卖二十石,卖完就没有了,愿意买的就往前站,不愿意的推后别耽误别人。!”

    吴大嫂脸色由红转青,最后咬咬牙还是妥协了,现在粮食一一个价,今不买万一明再涨了怎么办?

    百镀一下“统计大明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刘满屯睡到日上三竿才被楼下的喧闹声吵的实在睡不着,猛地推开窗户大声斥责:“吵什么吵!谁再吵就别想买粮食了!”

    楼下的队伍立刻一个个噤若寒蝉,张老三还是刘满屯的表姨夫呢!但是他现在也不敢话,现在谁有粮食谁才是大爷。

    刘满屯以前多么勤快的一个人啊,逢人先三分笑脸,每不亮就打开粮行的大门,碰到腿脚不便的街坊还帮忙把粮食背回去。

    刘满屯哼着曲摇摇晃晃的下楼,门只打开了一扇:“不要挤!不要攀亲戚!概不还价!概不赊欠!”

    排在第一位的是对门饭店的吴大嫂,她吧啦着门槛子:“满囤,先别其它的了,你当初在饭店吃饭还欠着俺家三钱银子,这是一两银子,你赶快给俺弄一石粮食出来,俺们家等米下锅呢!”

    刘满屯斜眼挖着耳朵:“不好意思呀吴大婶,今粮食价格已经涨到一两四钱了,还有买粮食要拿现钱,至于欠债以后在还!”

    吴大嫂愣了:“满囤你这就不对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要是这么干不怕街坊邻居戳你脊梁骨么!”

    刘满屯也不接话对后面喊道:“今粮价涨到一石一两四钱,而且只卖二十石,卖完就没有了,愿意买的就往前站,不愿意的推后别耽误别人。!”

    吴大嫂脸色由红转青,最后咬咬牙还是妥协了,现在粮食一一个价,今不买万一明再涨了怎么办?

    百镀一下“统计大明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