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被嫌弃的,卑微爱情 > 大学军训番外20
    又过一天, 到了分队测试第二轮,上午径赛下午田赛。薛业美滋滋地换上队服,准备给新生们做表率。

    正在压腿开胯的时候,黄俊一脸严肃地走了过来。“薛业, 祝杰,你俩来一趟。”

    祝杰放下腿走过去,薛业跟在后面。到了阴凉处, 黄俊递过来几张通知“下学年的比赛行程表,包括两次校级和一次省级,期末还有一次全国性质的大赛。”

    “真的”薛业反应很大, “我看看”

    厚厚一沓子比赛通知书,放在祝杰眼里却不容乐观。薛业的腰椎刚复原,好不容易牵拉回原位, 还是在肌肉条件良好的状态下。这么多场比赛全部压下来根本吃不消。

    “学校的意思是一队全上, 倾巢而出,有能力的冲上去, 没能力的创造条件也要冲上去。”黄俊说, 他年轻时候也是运动员, 赛制面前没有伤痛,“开学的时候会通知全队,你们算第一个知道的。”

    “谢谢黄教练。”薛业笑着收起来,“杰哥,下半年和明年咱们还挺忙的呢。”

    “再说吧。”祝杰脸色阴沉带人归队,能理解学校的做法, 但不代表本人接受。

    运动员就十几年好光景,学校做足充分准备为每个学生尽可能多的机会,从这点来看,学校和黄俊都没有错。甚至可以说,是超标的负责任。

    可薛业行么祝杰捏了一把汗。

    薛业对旁边的担忧视线完全无感,比赛通知揣在兜里仿佛打了鸡血。上午的跑步项目他没参加,练了三年再努力也是垫底的排名,又给杰哥捣乱,还不如老老实实场下加油,等待下午的专场。

    下午两点整,主训练场拉开两队,首体大所有教练全部到场,排出了分队测试第二轮的气势来。不光是本校,还有另外三所学校的学生慕名而来。

    辛苦了12天,两周的军训马上落下帷幕,难得放松。几分钟里主练场像大学举办了运动会,一时间人头攒动。可真正参加比赛的还是那些田赛运动员,活跃在沙坑和三角形的投掷区两侧。

    方浩拎着瓜子来凑热闹。“薛业你干嘛呢”

    “我找杰哥,杰哥刚才还在这儿呢,我那么大一个杰哥呢”薛业跳起来看看,“算了,可能又被黄世仁叫走了。你过来,业爷给你看下学年的比赛安排。”

    “下学年”方浩先拿瓜子上供,看到白纸黑字为之一振,“我靠不是吧这么多场”

    “比赛多还不好”薛业磕得咔咔的,“有的学校啊,专门不干正事,收学生训练费又压住不让参赛。有比赛打要学会珍惜。”

    方浩腾出一只手接瓜子皮。“我珍惜啊,我是说你那腰行吗别到时候再撅回去。”

    “我肯定行。”薛业反问,“你呢上午分队测试结果怎么样”

    “唉也就那样,肯定不如祝杰那个野逼。他多牛啊,军训就冲进一队了,我离一队分数线还差8秒半呢。”

    8秒半那成绩也算可以了。薛业觉得自己应该安慰他一下,毕竟瓜子全让自己吃了。“别气馁,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杰哥,你一个月进步1秒,几个月之后不就一队了吗”

    方浩吐吐舌头“一个月进步1秒你自己信吗”

    薛业很实在地摇摇头,确实自己都不信。竞技体育这玩意很玄,有的人15岁就能跑出11秒的百米成绩,非常顶级的配速了,可接下来的几年永远是11秒,死活跑不进10秒区。

    一时间还不知道怎么安慰方浩了。

    “唉你加油吧,杰哥刚入一队的时候成绩也没有现在这么强,都是练出来的。”薛业给出一个微笑。

    “我肯定加油,练这么多年不会放弃的。”方浩推他上场,“该你牛逼了,快去,跳不好别说自己是一中毕业生”

    助跑道旁边已经围了不少人,薛业跑过去刚好听到一阵刺耳的欢呼声。之所以觉得刺耳,是这加油声音里掺杂了嘘声。

    “怎么了你们还没跳呢”薛业逮住了杜子墨。

    “正轮跳热身呢。”杜子墨指了指自己师弟,“让别人大学给秒了。”

    “秒了不会吧你们这么弱弱”薛业看向沙坑,可不是嘛,不仅被秒了,对方还是个佛系选手,连训练服和跳远鞋都没穿,一身军训装扮。

    看来是外校的体育生,今年三级跳新人真多。

    “没事,师兄你放心吧。”尤渺怀着靠近偶像的心情靠近薛业,“学长你也放心,我看了,他成绩没超过我呢,我能把面子挣回来。”

    “他成绩多少”薛业犯职业病,开始算风速。

    “16米70左右,因为场地限制,估算不是特别精准。”尤渺特意踮了踮脚,“学长你别小看我,虽然我刚过1米8,可是我跳跃能力好。”

    薛业随手一拉,手劲过大差点把尤渺拉进怀里,摸着尤渺的头顶笑了笑。“1米8你再说一次,我不打死你。”

    “1米”尤渺在学长手里像个鹌鹑,“1米79,差一丢丢。可我还长身高呢,我年龄小,我5岁就上小学了。”

    “是啊,我师弟还没过18岁生日呢,他岁数小。”杜子墨来解围,“他弹跳能力最好了,立定跳远裸脚2米88,再过两年身高上去很有空间。”

    “2米88可以啊,我裸脚立定跳才将将3米。”薛业自以为高明地吹嘘自己一波,“不过确实,三级跳要身高呢,你赶紧长个子吧,实在不行我帮你揠苗助长。”

    “揠苗助长”尤渺从偶像身边跑掉了,还是师兄可靠安全,“不用不用,我自己好好长。学长你立定能跳3米啊你真牛,能帮我签个名吗”

    “一会儿吧,等我先把那个弱弱秒掉。”薛业让他们清开跑道,站到起跑位置,不经意地动了动脖子,发出几声关节弹响。

    尤渺眼睛发了光,学长太帅,这股秒人的气势好酷啊。

    祝杰正在主练场外侧接电话,张蓉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全是幼儿园的注意事项。

    “你看着办吧,她上学晚,别让同学笑话她。”祝杰说,心里还有些不是滋味。祝墨的幼儿园开园典礼居然是陶文昌和俞雅代表家长,祝振海仅仅露了个面。

    “班里大部分都是外国小孩,没人笑话她。”张蓉拿回一大堆课程安排,头疼。这什么幼儿园啊,一年20万学费。

    “外国小孩”祝杰又开始担心上了,“有没有全是中国人的小班我妹不会说英语。”

    “不会说才要学啊,我和老师打好招呼了,尽量多留意墨墨的情绪。”张蓉对着课程表皱眉头,“我的妈啊还好你小时候幼儿园没这么多课程,否则我得愁脱发了。一个班5个老师,监控a你记得下载,随时能看她。”

    还有监控这一刻,幼儿园在祝杰心里变成了危险系数极高的监狱。“那要是我从监控看到有同学欺负祝墨,是不是可以告他”

    “你闭嘴吧,你不欺负祝墨,没人欺负她。”张蓉手里转着圆珠笔,转着转着慢慢停下来,“有件事我前几天就想和你说,但是怕影响你军训。”

    祝杰挺不耐烦“快说,说完了我回去比赛。”

    “你妈妈,上周有1次明显的自主吞咽,这周吞咽次数超过6次了,是陈启记录的,他说”张蓉还没说完,电话里一阵忙音。

    怎么回事张蓉看看屏幕,嘿,小王八蛋把电话挂了

    祝杰把电话挂了,不知道为什么。大部分人集中在练习场,外侧路面只有他自己。他迅速往四周看,用环视的角度转了好几个圈,干燥的嘴角也突然变得冰冷。

    好安静。

    四周没有人,只有他自己,可祝杰捕捉到了一阵风声。风声从耳廓灵巧拂过去,他听到了很多声音。风好像告诉他天上的星星掉进过江河,又把枯枝吹成绿色,吹过无人生还的戈壁,最后像海浪一样直上云霄。

    脚底下是沙子路,也在同一时刻变得比岩浆还烫。祝杰继续环视,用慢动作的视角把100米左右的距离扫尽。为什么这么安静风声很轻,又变成炸裂的叫喊,跑道两边还有鼓掌的声音,沙坑里扬起半米扇形。

    是薛业在跳远,祝杰机械式地抬起一步,一步接着一步地快走,走又变成了跑。欢呼声逐渐压过若有似无的风声,像给祝杰的身体里穿了一条风筝线,拉着他朝薛业跑。

    薛业抬起屁股看了看,17米,还行吧,反正秒掉那些弱弱不用全力。还没站稳就被人拉着跑,一身全黑的运动服给他开路,所向披靡。

    “杰哥”薛业满手沙子,“杰哥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祝杰拉着他跑,一直跑,跑到人比较少的树荫底下。现在他又能听到风声,莫名其妙地鼓噪在耳蜗最深的地方。

    “打电话。”

    “什么”薛业的手里突然多了一部手机。

    “打电话啊。”祝杰说,他不敢听的事,反而扔给了薛业,“你给张蓉打电话,问她刚才要说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命运之神风你个鬼鬼啊,你耳鸣了

    感谢在20191212 15:22:1320191213 15:12: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材料力学好难、皆若空游无所依、李、忘情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蓦北の双马尾 90瓶;宇宙第一渣渣、33382416 20瓶;方脸daxia 10瓶;米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